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2022-07-06 12:28
组团盗版的青年们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娱乐硬糖(ID:yuleyingtang),作者:刘小土,编辑:李春晖,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办厂五六年,赵承志(化名)就没遇见过这么难搞的人。


事情本来不复杂。不久前,合作过的团长发来一款手机壳,说是有几百名群友想要,问他能不能尽快开模出货。搁早两年,赵承志才瞧不上这点订单量。但眼下生意难做,很多同行赔了个底儿掉,他的厂子也快难以为继,只好接一单算一单。


结果刚出货,自称是这款手机壳原创者的粥粥(化名)便找上门来,指责赵承志盗版侵权,要求道歉赔偿。对方给了设计原图和创作时间线,但并没有提供版权登记的相关资料。赵承志随意应付几句,表示清完库存就下架。


直到现在,他仍觉得这是司空见惯的小事,“这行一直相互抄袭啊”。然而,被他这种敷衍态度伤到的粥粥,接连在社交媒体喊冤,号召粉丝转发撑腰,又去拼多多发起举报,局面眼看着紧张起来。


眼下的进展是:赵承志愿意删除商品链接,之后绝不再出售这款手机壳,“经济赔偿”“书面道歉”则拒绝配合。双方谈判陷入僵局,咽不下这口气的粥粥决定收集更多证据,去法院维权。


过去几年,电商平台争相在生产者和消费者中间搭建桥梁,再经由“反消费主义”的粉饰升华,工厂货慢慢都成了“优质货源”,不论是否涉嫌盗版。普通群众也自发组团,寻求工厂定制“平替产品”的消费浪潮势不可挡。


电商平台态度暧昧,反正是“民不举官不究”。工厂店、团长、原创设计师、消费者则各执一词,捉对厮杀。正如影音领域的盗版不再像前几年那么人人喊打,即便在最有版权意识、最爱撕抄袭的年轻人那里,随着眼界开阔兼经济窘迫,盗版也成为一种主动选择。


一、“我不做,总有人做”


国内近万家手机壳相关企业,一半以上活跃在广东。赵承志坐落在深圳龙华区的工厂,便是其中的中坚力量。


当然,这已经是两年前的剧情。2019年起,手机出货量下滑、突如其来的疫情、外贸交易遇阻等等,接二连三的冲击令手机壳市场急转直下。行业逐渐失掉“千亿生意”“暴利”的光环,赵承志和同行走入亏损倒闭、转型求生的至暗时刻。


赵承志回忆,在行业繁荣期,他家厂子方圆五公里内,能找到十几家竞争对手。如今他常在街道转悠,看到不断有厂房贴出转让广告,意味着又有人倒下了。


更多同行仍在苦熬。努力降低外贸依赖的同时,试图摸索联名、定制、转型等方向。这也是赵承志和团长联手、做起山寨手机壳定制生意的理由,“蚊子再小也是肉,混口饭吃呗。”


早在2018年,赵承志就尝试过开线上工厂店,卖库存货。但由于品相平平且单一,加之团队缺乏专业运营能力,网店毫无起色,粉丝至今没能破千。


直到团长契子(化名)带着一笔新生意敲开了他的工厂门。这个年轻女孩顺着拼多多店找到他,表明社群团长的身份后,询问起打版制作一款手机壳,价格最低多少,也如实表示“非原创设计”。


正愁没活儿的赵承志,按其提供的产品图和订货量,估算了下开模、材料、人工等费用,发现成本不便宜。他告诉契子,至少得出货3000件,定价才能比原价低一半。


赵承志以前没接触过这种团购,凭经验判断普通顾客要拼成这么多单,没戏。不料4天后,契子爽快转来一笔定金,催促“厂长尽快出货”。就这样,赵承志和团长契子愉快地完成首次合作,后来又以相同流程打版过七八款手机壳。


但赵承志表示,这种生意的利润极低,接一单团购只能挣三五千。“生产设备现成的,可模具不通用啊,开一套少说万把块,再说人工、物流也得花钱。”


不过,他留意到契子定制的手机壳虽说小众,但还真有爆款潜质,颇受年轻顾客欢迎。


设计是国内代工厂普遍的短板。赵承志把心一横,开始每次预留部分新品,挂到拼多多店铺售卖。运气最好的那次,一款搞怪手机壳接连补货,最终成功拼单两万多件。


比起曾经动辄几十万的出货量,这些销量或许不值一提,却缓解着工厂在特殊时期的生存压力。况且,赵承志看到的不只眼前利益,更是这种基于真实需求形成的团购模式所带来的商业想象空间。


有点众筹的意思。提前收集用户购买意愿,再根据订单量决定做不做、做多少,风险相当低。当然,这种模式缺乏稳定性,不太适合工厂生产,最棘手的还是版权问题。”他停顿片刻,补充道:“但我不做,总有人做。”


被原创设计师粥粥投诉后,赵承志在几家电商网站,搜出好几条同款手机壳购买链接。他给对方发过去,话里话外的意思是“不止我家,都在抄袭”。结果成功激怒了粥粥和她的粉丝,引来更多舆论围剿。


想来想去,赵承志认定自己“被扒”的主要原因,是自家产品在所有盗版货里卖得最好。他激动地跟硬糖君解释,拼多多销量不能看数字,实际上绝大多数订单是他们员工用小号帮买家拼成功的。


“库存没卖多少,总毛利润将近4000块吧。她让赔偿5万块,太多了。”赵承志面露难色。


二、“没钱也想用好的”


2019年,刚从大学毕业的契子咬牙花掉大半存款,给自己换了台苹果手机。她在1688、拼多多搜索“外贸”“手机壳”,按照价格排序,买回两个手机壳。其中,深圳龙华发货的那款9.9块,用到现在仍完好如初。


低价购买好物,是契子学生时代苦修的生活艺术。她生在重男轻女的家庭,没能得到爸妈足够关爱,无论是精神上,还是物质上。“大学四年,我没问家里要过一分钱,全靠当家教、做地推、发传单挣生活费。”


契子把节流做到了极致。她特别骄傲地讲起,自己加入豆瓣热门小组“抠门女性联合会”时,组员还不到2000位。正是在这里,契子学习省钱方法的同时,还嗅到了商机。



她先是学会了带上尾单、外贸、瑕疵等关键词搜索电商平台,能够买到高性价比的服装和家居。而后发现,在电商平台还可以找工厂店,以更低的批发价购买各种商品。契子总结出“如何找到好货源”“正确购买工厂货”“网红同源店”等经验贴,在豆瓣、微博、小红书都备受好评。


她开始批量筛选爆款服饰,再挂在朋友圈、闲鱼售卖,利用信息差赚差价。契子告诉硬糖君,刚开始她每个月能赚到两三千的零花钱。只可惜,年轻人搜索信息能力都很强,加上一批批省钱博主涌现,这项副业很快就不香了。


也是这个时候,契子发现拒绝消费主义的网友,不仅仅是想买便宜产品,还有着强烈的定制需求。“经常刷到有人发产品图,底下满屏‘压力给到义乌/拼多多’的留言”。



于是,契子重新运营起自己做微商、社区团购、福利发券时建的群,又用省钱内容吸引更多没钱的年轻人前来,“现在手头有20多个500人的群”。硬糖君也是通过一篇“小众手机壳,破千发车”的帖子联系到她的。


在契子看来,做好工厂团购要注意两点:第一,别想贪图便利,无脑做服装、饰品的网红款,价格低不过工厂直销。第二,必须眼观四路,准确判断哪些新品能火,趁热做出来才有更多人买单。


在她的经验谈里,年轻网友比较喜欢的,主要是那些小众、独立设计的饰品,如戒指、发夹、手机壳等。这些原创产品多数限量发售,定价动不动几百上千,普通消费者往往买不起,“买得起也肉疼”。


契子的团购服务,牢牢地抓住这个群体的需求。当盗版团长的半年时间,她先后联系过三十多家工厂,打版过“社畜语录”手机壳、佛头戒指、透明发夹等等。“每次拼团能挣个三四千块,当副业挺好的。”


契子也知道,这是处在灰色地带的盗版生意,她计划做到年底便彻底结束。厂长赵承志告诉她,原创设计师要跟其打官司时,她的心头猛地一惊,迅速打下“千万别硬刚”发了过去。


去年,拼多多店主因打版某爆款蝴蝶抓夹,被原创设计师挂到小红书,掀起一场关于买山买正的激烈讨论。一时间,“压力给到拼多多”“组团开模”等言论,引来正义网友的吐槽和斥责。


火热一时的蝴蝶发夹侵权事件


走到今天,设计师,尤其是小众原创设计师和盗版厂商之间的矛盾愈发不可调和。契子自认爱财,但也不想引火上身,“及时收手,做人不能太贪心。”


三、“没有胜算也要硬刚”


手机壳概念构思、初稿设计图、终稿成品、盗版链接……粥粥反复翻阅着打印出来的盗版侵权资料,突然崩溃得哭出了声。


哪怕跟盗版厂家交涉时,再怎么态度强硬、立场坚定,也难以改变这些证据远不足以维权成功的事实。拼多多知识保护平台显示的“投诉失败”页面,瞬间击垮了她的心理防线。


这款手机壳从设计到生产花费近40天,刚上架一星期,卖出不到100件,粥粥就眼睁睁看着胜利果实被那些盗版工厂窃取。更难过、也最激怒她的是,跟盗版商理论时,竟几次得到答复——“没看出来有啥原创性”。



类似的路人评论也不少。粥粥发现被抄袭后,第一时间跑去微博、小红书“升堂”,想从热心网友那里得到声援。但评论区里,虽不乏“盗版可耻”“不尊重原创”的安慰,可“普通素材也有版权?”“汉字还分山正,搞笑呢”“凭什么卖这么贵”的反对声也是不绝于耳。


粥粥极力解释,花朵和汉字的元素确实常见,但她在造型、颜色和材质上面,倾注过很多设计灵感,“光是那些花的渐变,我就调整过七版设计图。”


至于为何定价偏贵,且以限量分批的方式销售,粥粥也有充分理由:这款手工品是在素体手机壳上创作,底色需要单独上,小物需要单独贴,制作过程相当繁琐、耗时,80多块的定价并不过分。


独立手艺人“真不值钱”。粥粥频繁刷到网友吐槽原创产品定价虚高的质疑,路人也纷纷附和。正是抱着这种心理,网友一遍遍高呼“这边压力给到义乌”“现在压力轮到拼多多”,直至成功召唤到盗版厂家。



粥粥想到这情况就心累。看完她在粉丝群的吐槽,热心网友出谋划策的同时,也不解地询问,“为什么不提前做好版权登记”?


这正是绝大多数手工原创者面临的尴尬处境。要给作品办理版权登记,初审复审流程很长,最少得一个月,费用还不低。这对小作坊式店铺而言,是上新和成本的双重压力。


因此,在小红书搜索“拼多多侵权”“拼多多盗版”等关键词,我们会看到维权者多数是项链、戒指、发夹、手机壳的设计者,更准确说是小众原创设计者。


跟厂家赵承志谈崩之后,粥粥鬼使神差地点开中国裁判文书网,在检索栏输入上海寻梦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拼多多主体公司),点开关于外观设计专利的200多篇文书。


有人胜诉,也有人落败,但似乎都是原创者和盗版商的对战。而作为战场的拼多多,总能用“已采取必要措施制止侵权”“删除、断开被诉侵权商品链接,没有造成损害扩大”的理由撇清关系。“被用来行凶的菜刀有什么罪。”粥粥说完,长叹一声。



粥粥和赵承志正在进行最后协商,如果无法谈拢,她还是会举起法律武器,哪怕只有一丝希望。粥粥告诉硬糖君,盗版手机壳上架后,原版很难再卖出去,“我的粉丝甚至被人追着骂傻子钱多。”自己反正已经彻底输掉,无非是亏多少的问题。


罗永浩曾调侃,卖手机的不如卖手机壳的赚得多。那么问题来了,卖盗版手机壳的和卖原创手机壳的,谁赚得多?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娱乐硬糖(ID:yuleyingtang),作者:刘小土,编辑:李春晖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支持一下

赞赏

0人已赞赏

大 家 都 在 看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