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从思考到创造
打开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2024-07-11 08:40
边看戏边吃饭,现代戏剧已经next level了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新生活方式研究院 (ID:neweeklylifestyle),作者:洞照,编辑:宋爽,题图来源:阿那亚戏剧节


每年6月下旬,阿那亚都会迎来一年中最热闹的时节。避暑的、遛娃的、休假的、拍照的和为戏剧节而来的人,前赴后继。


今年阿那亚戏剧节期间,周边地区和操着上海、四川、广东、山东、辽宁等地方言的游客,尤其是中产,可谓络绎不绝,人流量比去年肉眼可见地增加。


人多带来连锁反应。单看餐饮这一块,能吃正餐的地方饭点都要排队,面包、饮品和小吃店门前几乎全天候络绎不绝。可是,就连参加戏剧节的演员都知道,在阿那亚,吃,并不便宜。


好在,阿那亚戏剧节艺术总监孟京辉“一不留神”,邀请了好几部吃东西的戏。也许是冥冥中的安排吧,他自己的戏里也总是吃东西,像《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你好,忧愁》《第七天》等等。


“我觉得作品中吃的还挺重要的吧!简单地理解,食物是一种戏剧情境。我是希望所有的吃别白吃,最好能有点儿意境。或者不叫意境,叫什么呢?”孟京辉歪着头,说,“叫‘象征性的审美’。”


今年戏剧节期间来阿那亚的人有福了,既能花一张门票的钱,吃到包含烤羊、炖大鹅等硬菜的一日三餐,也能一边欣赏全球最棒的剧团的表演,一边享用免费下午茶、烤鸡、香肠和其他多种小食。


意大利演员、编剧爱德华多·德·菲利波(Eduardo De Filippo)曾说:“食物、戏剧和死亡,是讲述生活的三大基本要素。”同样,在阿那亚戏剧节,谁都休想逃过这些。


《鸡鸡复鸡鸡》(图/阿那亚戏剧节)


以下是《海边的伽利略I+Ⅱ+Ⅲ》主演张卓锴与肖鼎臣、《鸡鸡复鸡鸡》主演布鲁诺·布沙尔(Bruno Bouchard)与丹娅·奥托曼(DanyaOrtmann)、《国王之谜》主演卡尔米内·马林戈拉(Carmine Maringola),关于戏剧与食物的讲述。


一日三餐以戏为伴,食物不是道具


肖鼎臣:不管是对戏剧还是对我们自己,吃都是非常重要的。你每天不管要不要去看戏,你都要吃饭。在《海边的伽利略I+Ⅱ+Ⅲ》里,我们不光是在探讨剧本本身的事情,也是在探讨人、人和人的关系、人和食物的关系、人和宇宙的关系,那吃就成了一个非常好的载体。


进场的时候喝的那杯红酒,我们取名叫“伽利略之血”。你可能喝了早晨这一杯伽利略之血以后,就会得到一些伽利略的能量。烤羊是跟《海边的罗密欧与朱丽叶》有联动的,而且我们也找到了一些意义:分食烤羊就好像在分食伽利略。


中午的素面是我们提前做了一些采风,想以一个形式化的东西体现一种规训感。


按照我们演员的理解,中午的时候太阳在最高点,阳光最强烈,作为一个观察太阳的人,伽利略的能量也是最强的时候。早上吃了烤羊油油腻腻的,到了中午,一餐非常简单干净的素面和剧本里伽利略经常说到的苹果,还有酸奶,会让身体没有什么负担,方便思考。


晚上以party感为主。我们要庆祝一件事情,可能是伽利略的到来,所以得让大家吃好了,吃爽了,各式各样丰富的自助餐也就来了。现实限制之外,我们还是考虑了怎么让观众有更好的戏剧体验。


《海边的伽利略I+Ⅱ+Ⅲ》(图/阿那亚戏剧节)


张卓锴:昊哥陈明昊谢幕后提到的香山上的房子,从我认识他的时候就有了。我们经常在那儿自己烤串,烤得比卖的还好吃。那里夏天的时候满山都是红枣,随便摘下来搓一搓就能吃。黄瓜也是,现掰一根,水一冲就吃了。


本来想把烤串弄到海边来给观众吃,但太麻烦了,也怕招待不过来。


我个人觉得食物可能不是道具,不是我们要用它去做什么,它就是食物本身,就是我们得吃。我们都是饭点演出,不吃我们是真饿,所以它可能就不像道具那么轻易,是跟自己联系更紧密一点。我们吃的时候其实并没有“演”吃,而是真的饿了去吃。


我们还是比较尊重食物的,也挺怕浪费。食物都是人家辛辛苦苦给做的,做好了以后我们得认认真真享用了。现场有道炖大鹅,那是我们灯光老师真的把秘方给带来了,那个大鹅是真香,所以我们很认真地对待晚上那顿大鹅。


七天里唯一让昊哥比较生气的一次是,有一天中午面坨了点。我们平时比如说节奏啊,表演啊有一点不对,他会正常说一说,调节一下。只有那天,面坨了他非常非常生气。当天晚上他就拉了个厨子过来,给观众现场煮了一份面,弥补中午的遗憾。


肖鼎臣:如果剩下啥东西,昊哥一定要吃干净,“扔了多可惜啊,别呀,别扔啊”。我记得特清楚,那天演完就剩我们仨了,有些杯子里啤酒没喝完,我就倒了。他问:“那酒呢?”我说:“也不知道谁的,我倒了呀。”他说:“别呀,倒杯里不一样能喝。”


有的戏是把食物当道具,但是可能在我们这个戏里面不是。我们这个戏看着不太像传统意义上的戏,里面的食物也是。我们不是利用它在表演,我们就是在做吃饭和招待70个客人来到家里这件事情。


《海边的伽利略I+Ⅱ+Ⅲ》(图/阿那亚戏剧节)


你特别认真地去做这件事,变成了特别真实的一种状态,那观众和演员的关系一下就改变了。当你从这个出发,而不是传统地要去排练一个什么,观众就会真正沉浸在吃的环境里,而不是作为一个传统的看戏的旁观者。


当你吃中午这碗素面的时候,你觉得它在嘴里面是这个味道,是这个口感,整个身体是这种感觉,那你等于就关注到了这个戏,明白了我们的一些表达。


张卓锴:就是给观众选择,不是说非得强迫他们来体验这个戏有多深刻,然后反思到自己,不一定。有的人可能关注到吃,那就让他关注到吃,没问题;有的人可能选择了这个戏带来的精神上的东西,那是他个人的选择,我们不去要求观众。


不踊跃试吃的观众不是好戏迷


布鲁诺·布沙尔:在戏剧领域,我不知道任何其他像《鸡鸡复鸡鸡》这样的表演。


在我们年轻的时候,我们就决定跨越界限,将舞台上的各种元素混搭在一起。演奏音乐本身也是一种行为,有画面,有象征,有符号,还有行为本身。这个行为贯穿了表演艺术、视觉艺术、编舞以及所有我们烹饪的方式、创作音乐的方式,这就是我们思考戏剧表演的方式。


我们创作的方式并不是单向的,不只是关于这一点或者那一点,对生活的“拼贴”是我们激发想象力和打破常规的一种方式。我们把这些元素组合在一起,创造出一个荒诞、超现实、幽默且可能存在的世界——真实世界里的人把奶酪放在饼干上之前,不会先画一幅奶酪画。


《鸡鸡复鸡鸡》(图/阿那亚戏剧节)


这部戏不是有趣的烹饪场面的集合,看似滑稽的画面背后蕴藏着政治和故事,还有深刻的情感。这些个体带着迥异的性格,姐妹般聚在一起,共同努力实现目标。在这个过程中,发生了许多小故事,触及无数细微的政治和社会议题,我们特意将这些隐藏在背后。


但我们并不刻意强加象征意义。我们不想直接说“这个象征这个”,但每种食物都承载着意义,里面涉及生活记忆、家族传统,以及许多代代相传的事物。


丹娅·奥托曼:我们提供的不是鱼子酱,而是鸡肉、土豆、热狗等人们生活中常见的食物,让观众产生共鸣。我们烹饪时也并非遵循某种固定配方,而是尝试呈现那些能触动观众心灵的画面,因为我们创作的并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故事。


《鸡鸡复鸡鸡》(图/阿那亚戏剧节)


我们不是在“演”,不是在舞台上表演不吃不喝的一种生活。我们希望所有画面清晰易懂,同时不显得过于直白,以便让观众运用自己的想象力去解读它们。有些人可能只会看到表面的欢乐派对,而有些人则能感受到背后的深层含义。


新鲜食材在不同地方有着不同的风味和特质。在加拿大魁北克,我们可能会觉得某些食材十分寻常,但一旦到了法国或其他地方,即使是鸡肉这样的常见食材,也会显现出截然不同的味道和质地。在全球各地寻找这些食材,的确要费一番功夫。


这部戏我们演了好几年,所以每到一个新的城市,我们不必再用新的食材进行练习,因为我们已经知道它们会如何。但是没错,我们需要在排练中找到正确的做烤鸡的方法,以确保每次都能成功。


很多人告诉我们,他们带着孩子来看演出后,孩子们回家会用家里的各种东西演奏音乐。我认为我们的表演给了人们去做一些他们未曾意识到自己能做、允许自己做的事情的勇气。我可以在厨房里演奏音乐,在切洋葱时创造出节奏。所有的事情因此变得更有意义。


《鸡鸡复鸡鸡》(图/阿那亚戏剧节)


布鲁诺·布沙尔:我们会送东西给观众吃,这也是大家喜欢这部戏的原因之一。食物建立了另一种联系,不同的观众也会书写不同的故事。比如,有些观众只是简单地说“请给我”,但在阿那亚戏剧节,大家都激动地想要试吃,这非常酷。


从茶到意大利面,当食物成为主角


卡尔米内·马林戈拉:《国王之谜》探讨权力和围绕它的人,以及金钱和资本;同时也探讨了家庭关系,国王和妻子、国王和女儿、女儿和母亲间的关系。食物在这部戏里不可或缺,是主角之一。


国王停止进食后,王后带着朝臣来劝他。最开始的食物是茶,然后不断升级,从小饼干、酥饼、帕尔马火腿到番茄肉酱意大利面,最后回到茶。这个过程就像国王的一场幻觉,他饿疯了,最后却还是只吃了一小颗橄榄和一小片面包。


《国王之谜》(图/阿那亚戏剧节)


一开始,我们真的用1升酱做了1公斤意面,酥饼也是演员们平常会吃的。演出后,我们没能把所有东西吃完,剩下的我带了一些回家给狗狗吃。后来它有吃成大胖狗的势头,我们就决定把吃不完的扔掉了。


我们曾想过用一些复杂的食物,但渐渐地,我们开始做减法。为了减少表演时的不适,我们也放弃了在台上又做又吃的方式。后来,我们尝试每个人在同一场戏里吃不同的东西,但是呈现出来的效果令人迷惑。然后我们想明白了,食物的出场要循序渐进,有起承转合。


饼干、火腿、意面、橄榄、面包片等食物没有特别的象征意义,比起这个,它们在某种程度上代表意大利,像番茄肉酱意面就是标志性的意大利美食。


作品中还有一些角力的成分。王后是法国人,国王很讨厌她身上的法国劲儿,所以我们专门加入了一场法国美食大战那不勒斯美食的戏,讽刺了几道著名的法式菜肴,还吐槽了标志性的法棍面包。


《国王之谜》(图/阿那亚戏剧节)


来到阿那亚,我们给了对接人一份食品清单。最大的问题是他们买来的酱不是意面酱,而是“ketchup(吃薯条用的番茄酱)”。演出时大家都要“死”了,吃ketchup做的意面非常痛苦。这种事情会发生的啦,有时候翻译会出现歧义。


我们的食物是开场前准备的,在舞台近前能闻到香味,远处可能不会。但有一幕对观众的影响很大,就是演员们坐着说法语,意面喷得到处都是的时候,前排观众会下意识躲避。


现在,让人吃东西越来越难。大家害怕进食,害怕长胖,这对我们来说构成了一定的困难。我觉得吃是美好快乐的,我们做的意面很不错。(笑)我也超爱中国美食,我在阿那亚吃了好多好吃的。除了餐厅,这里的超市我也很喜欢。我买到了一款肉干,这种零食真神奇!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频道:

支持一下

赞赏

0人已赞赏

大 家 都 在 看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