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2020-02-05 12:00
应用戏剧会如何改变我们的生活?(下)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刺鸟栖息地(ID:gh_82e4459bdea4),原文标题《赖淑雅: 当社会工作遇见应用戏剧(下)》,主讲人:赖淑雅 台湾应用剧场发展中心负责人,讲稿整理:球怂


今年5月,我们邀请到了台湾应用剧场发展中心负责人赖淑雅老师,她与南京本地社工、对社工感兴趣的伙伴们分享了应用戏剧和社工结合的经验与心得。讲稿分两次发布,上一期请戳:什么是应用戏剧,它如何保护我们的精神健康?(上)


以下为当晚讲座的第二部分讲稿:


3. 戏剧与工作方法


我们大概有两套的工作方法,很简单的跟大家做一个分享。


第一套方法是叫被压迫者剧场(Theatre of the Oppressed),不要被这个名字吓到。它会被称为这个名字,其实是跟发明这套系统的人当时所处的社会背景有关。


他是60年代在拉丁美洲的一个导演、民众剧场的导演,叫波瓦,他创造出来这一套戏剧工作方法。当时在冷战时期,所以他们有很具体的革命的需求,所以那个名字叫被压迫者剧场。但是你把它放到现代来,我们已经没有革命的需求,我们所谓的被压迫也不是他那个年代讲的被压迫,可是我们这个时代还有没有可以变革的地方?


观众A:微观的日常生活。

赖老师:哪一些日常生活需要被改变?

观众A:比如性别不平等。


性别不平等很重要,这个是一个很主要的一个面向,对不对?用我们现代的语汇来讲,也是在做变革,但不是拿枪杆子打倒政权的那种,而是我们的日常生活里头有很多的不公平不公义的议题,或者一些弱势群体议题,其实都是我们需要去改变的地方。


性别可能是一个(议题),然后可能还有很多你们社工服务的很多的议题都是。所以这一套戏剧方法我们经常使用。波瓦写的这个书里面就记载了他的一些用这套戏剧方法的理念,和实际操作的实践的方式,这本书是我翻译的,如果有兴趣可以去淘宝找复印版。


波瓦写被压迫者剧场,受到Paulo Freire的启发,他写了一本书叫《受压迫者教育学》,有一些人也把它翻译成是解放教育或者是批判教育。这本书最早是大陆翻译的,后来台湾才翻译,然后现在大陆又有另外一个新版本的翻译,它里头有很多的概念,大家如果感兴趣的话可以去翻阅。Paulo Freire是他思想上很重要的一个启蒙者。所以我们使用的剧场方法,第一个就是被压迫者剧场。


然后第二个方法系统叫BITAW(基础整合性剧场艺术工作坊)。60年代在菲律宾的民间发展出来的,很多人做很基础性草根性的工作。这个方法包括了戏剧、舞道、诗歌、文学还有绘画,融合了一套自成一家的方法。都是在促进民众亲近艺术,表达自己的声音。


4. 戏剧与社区营造


台湾做社区营造有二十五年。从94、95年开始推,前十年都在做硬体建设,比如社区美化、老街再造、古迹保护。通过硬体建设,也是在鼓励当地居民一起来参与。做了十年,台湾的文化部在思考,还可不可以有一些软的方式。他们想到了两个:戏剧和影像。所以全台现在每个地方都有社区剧场和社区影像。


05年我被找去规划了这个政策,先执行了社区剧场营造案,收集了两岸四地经验06年-10年,规划执行了五年的培训。五年间做了两件事:一、培养社区剧场种子老师;二、培养全台湾各种不同类型的社区示范点,我们选了很多类型的社区,培训4、5个月,其他社区就可以参考示范点,有农村型社区、都会型社区、原住民部落 (族群问题、经济困难、文化认同危机)、议题社区/社群(性别,劳工,移民工,环境)、青少年社群、公民教师社群、社区剧场种子师资。


这些零零总总就是我们做的事情,我的机构本身是快15年,但是我做这个工作其实已经做了20多年,列出来很简单,其实有很多的个案,很多的经历。我都不记得我到底带过几个社区社群了。这些工作里面,我们归纳出不管面对什么样的社区或社群,我们大概可以用很简单的三个步骤来做我们的这些剧场工作,让它变得有用。


Step 1 剧场游戏


第一个步骤就是玩剧场游戏。有很多的剧场游戏是让大家打开身体,然后制造欢乐的气氛,互动的学习氛围。


我们当然用了很多我刚才讲的那两大戏剧系统当中的戏剧游戏,但我们用的更多其实是我们去到的不同社区,玩他们小时候玩过的游戏,非常好用,比方说大风吹。为什么要用他们小时候的游戏?因为很容易找到共鸣,很亲切。后来我们发现,不管我们用什么戏剧系统里头的游戏,都总是有一层或厚或薄的布把我们隔阂开来,但是小时候玩过的游戏就很快地会拉近距离,很快会有认同感。所以我们常常要去寻找社区居民,他们小时候玩的游戏是什么。


不管是戏剧系统里头的剧场游戏,还是你小时候玩的游戏,总是牵涉到一个最重要的表达载体就是你的身体,你的身体会自然而然的,不管是跑、叫、打开或者跟别人连接等等的,你总是会用你的身体开始动起来。所以我们做社区剧场的很重要的第一个步骤就是玩剧场游戏。然后你就会发现在这些剧场游戏里面,不管男的女的老的少的,都会有身体打开和身体连接的一个初步的练习。比方说看有一群原住民妇女是住在高雄,这群原住民是非常压抑的。然后我去跟他们工作的时候,他们笑到都要流眼泪。他们在很多的现实困境里头,其实生命是非常沉重而压抑的。就这个戏剧带给他们一个非常好的疏解。那时人非常少,但是还是可以玩得非常的开心。


再比如桃园西海岸边的一个社区。这个社区有一个很重要的环境议题,就是重工业污染破坏了当地非常珍贵的千年的藻礁。所以有这么一群人是出来保护那些藻礁的,他们都是男性。为什么出来关心的都是男性?通常会由男性出面来关心重要的社会议题,因为女性是比较不会在这种公众场合出现的,不会抛头露面。通常出来发声的都是大男人,性别上面其实很容易就自动归位了。所以我就得跟着一群男性做剧场工作,但跟这一群男性工作非常困难。我常说他们有三个硬邦邦的社会身份在他们身上。


第一个他们是男人。男人跟女人的身体有很大的区别,能动性、可能性有很大的不一样。所以才会有90%左右的社区剧场参与者都是女性居多,男性很少出来。他们不喜欢在公众面前展露自己很扭捏的一面。有很多的传统礼教跟教化在身上,他们的身体能动性非常低。第二个就是他们是老男人(笑)。和年轻人相比,身体素质有区别。第三个是他们是客家人。台湾的客家人文化是一个非常大男人的。所以他们是一群集合了这三种硬邦邦社会身份的客家老男人。


我们通过很多剧场游戏去开发他们身体,但是除此之外,更多时候我们在剧场外做了不少努力。比方说我去一个人家里吃过很多饭。这个人应该是这一群人里面的两个小头头之一。他开了一家修车厂,我常常去他家吃饭,通过吃饭跟他建立联系,跟他聊天、套近乎。这样才能够让剧场推动的更顺利,不然他会把你就视为一个外来的专业的戏剧老师,他很难真正打开他自己跟你合在一起。所以我想这个应该是你们做社工的更拿手。你们是不是也经常要去跟很多的社区居民套近乎。对吧?应该有很多你们的方式,我当时也会从他们身上学到这件事情的重要性,也做了很多这类的工作。我们慢慢的感受到戏剧在打开这些人不同的可能性。


以上你会看到我们和不同社区社群的人第一个阶段的工作就是身体开发——游戏的部分。这些游戏其实它既是单纯的好玩的游戏,游戏有非常多的功能,我大概把它统整下来,有这几个:身心解放、快乐共学、自信表达、打破界限、建立新的社会关系。最后这个是我们最重要的目的——建立新的社会关系。因为大部分不管在社区或社群里头,拿麦克风发言的人通常是权力者、领导人物,但是在社区剧场里面,我们希望听到不同人的声音。


对,不只是领袖,还有其他人的声音,也就是说我们想要把麦克风递给每一个人,让每一个人都可以练习并表达自己的感受、自己的想法、自己的故事。自己的声音,所以无形当中你会发现,当每一个人都可以练习表达自己的感受、或者他的故事的时候,很多的既有的社会角色制定下来的关系会被改变。很少有领袖能听到很多不同居民的声音,但是通过这个游戏,我们慢慢的让大家在这个过程里可能性变多,新的一种社会关系的建立的可能性变高。


Step 2 采集故事


第二个步骤我们就进入到说故事采集故事的阶段。说故事采集故事有很多方法,比如说我刚才一开始就讲了一个方法,就是带家里头的一个物品物件,或者是带一张家里的老照片过来。你看好比说这个照片里头的妈妈,她当时来参加我们社区剧场的时候,已经差不多六十几岁了,她带来了她17岁时候的少女照,然后她就讲了这张照片的故事:她本来是住在台湾中南部,然后在她17岁的时候,台湾在北部盖了第一个工业区,因为她没有受过很好的教育,然后她就来到那工业区当纺织厂的女工。她通过照片讲述当时她为什么离开,离开的时候家乡的景象是什么样,他来到北部这样一个陌生的地方又遇到了什么样子的困难,工厂的状况是什么样的等等。在我听来我就觉得这些故事特别珍贵,好像是听到了一个民众版的台湾经济起飞的故事,台湾的教科书很喜欢讲经济起飞的故事,因为那个是一段很光荣很繁荣的一段历史,大概在七十、八十年代的时候,我们有十大建设,有盖全世界第一个加工出口区等等,都是一些大历史大数据。但是从来没有这些大背景底下为这些大历史打拼的民众故事。


我们剧场其实是在让民众讲这他们自己的故事。然后我们偶尔也会用一些社区地图,让社区的居民自己去画自己的社区地图,里头有什么自然资源,有什么人文资源,有什么社区的议题正在发生,有什么社区的挑战,有什么社区的危机等等,都会在地图上面他们自己来画自己的地图,他们自己来说社区的故事,有了社区地图就很容易去讲自己的社区的故事。


当然还有一些其他的方法,比方说我们偶尔也会用一人一故事的方法等等。我相信说故事的方式你们可能也懂得很多,但无论如何,这些说故事的过程主要就是想要达到这些目的:分享个人的生命历史、述说社区的演变故事、被压迫经验的解放、集体意识(社区意识)的建立。这些目的无非是要让他走出他个人的领域,走到一个公共领域里面来,让他看到自己不只是一个人,他还居住在这个社区,跟这个社区是有关系的。他跟社区的荣誉、跟社区的问题都是息息相关的。因为每一个人在社区居住久了,都会有自己的故事,这些故事可能无形当中会有一些共同性。然后我们再找共同性、集体性。当然这也是接下来第三个阶段——做演出的一个基础,这些故事其实就是戏剧的剧本。所以社区剧场的剧本来自于社区民众,而不来自于戏剧老师。


Step 3 剧场演出


所以等到第二个阶段已经发展完成了,故事剧本才会出来。所以不是一开始就先写好故事剧本。是到了中后期,故事剧本才出来,然后我们再进行排练,然后再进行演出。


5. 结语


以上是我分享的社区剧场的一些概念,还有我们做的一些简单的步骤。这些社区剧场无非我们想要达成这三个主要的目的。


首先你要通过剧场认识自己,认识自己和社区的关系,你不是只生活在这个社区,每天上班回家煮饭而已。社区其实跟你息息相关。认识自己,可以有怎样的表达,形成自己跟社区的关系。


第二个是创作通过身体的解放之后,创作属于社区或社群共同的集体故事,集体的彼此看见很重要。


第三个是改变,希望我们的社区或社群的问题可以得到一些改变。通过这样的过程,可以演练一个社会行动。所以我回到我刚才一开始讲的八里社区,他们最后就形成了一个很好的社会行动,就是他们去组的快乐家庭生活促进会,然后让社区剧场的能量一直延续到现在。即便我现在已经不在那个社区做社区剧场了,但他们付出社会行动去让自己的社区变得更好的这一个能量依然在。所以我们做社区剧场,有这样的社会目的。它不会是一种简单提供娱乐、提供艺术展演表演的一种方法而已,它是一个可用、好用的社区工作方法。


除了社区剧场,最后再补充一些知识。还有一种戏剧形式叫论坛剧场。论坛剧场有一个slogan叫“观众请站起来”。观众为什么要站起来?参与。所以简单的来说,论坛剧场有这几个不同的主要内容存在,第一个它是一个完整的演出,意思是它是有一个故事的。然后这个故事里面有被设计过的角色,这些角色他们被设计好,主要是因为它要来呈现某一个明确的社会议题。故事本身的所有的角色都在体现这个议题的困境,我们希望拿这个困境出来跟大家做探索。


所以这个演出很特别,在于它是参与式的,在参与式里,有一个桥梁角色叫joker,概念来自于扑克牌里的鬼牌。鬼牌不是可以代替各式各样不同的牌吗?所以也就是说观众可以上台来代替演员的意识,观众上台取代我们的演员。剧中遭遇到困境的那些角色要怎么突破?如果你有想法,你可以上台来把它演出来,然后台上的演员会根据你的行动而给你及时的反应,然后试试看你们能够突破那些恐惧吗。不同的人可以上台来取代同一个角色(主要是面对困境的那些角色)不同的人上台来都有不同的行动策略,所以无形当中这个剧场形成了一个论坛。只是这个论坛不是观众坐在台下用嘴巴讲讲,而是要你付出行动去改变的。


有的时候我们不是常说一句话吗,知易行难。这就会体现在这个剧场,你在台下讲的很容易,可是你上台来面对剧中人物的时候,你可能才能感受到剧中人物他的真实困境是多么难受。这就是论坛剧场的目的。论坛剧场,它是一种我们准备好一出戏,演给大众看,然后激起大众来探索探讨这个议题,并且可以上台来参与,这种剧场可以起到的一些互动和赋能的力量。所以我觉得社工如果经过某一些培训,其实也是可以做这样的戏剧出来的。


另外还有一种互动式的戏剧叫教习剧场,就是所谓的TIE(theatre in education)但这个就相对比较难。它是一个设计得非常精准的一套演出项目,它里头会有不只论坛剧场一种互动形式,还有其他的互动形式的机制在里面,但同时也是在探索每一种议题,只是它的互动形式更复杂。


台湾应用剧场发展中心算是在台湾比较特殊,而且做了很久,已经快15年的一个机构。如果大家感兴趣的话,也可以网上搜我们的资料。如果你有使用脸书可以追踪我们的演出动态。


谢谢大家。


Q&A环节


Q:听起来社区剧场在台湾的发展是得到了地方政府支持的,我比较好奇地方政府是怎么把社区剧场纳入自己的服务部分的?


A:政策本身是百分之百支持社区剧场,工作方法是由下而上的。但是政策本身是政府的既有政策,那个机缘就是我一开始讲的社区总营造,2005年的时候,当地政府想要发展有软体性的社区营造工作的需求。因为这个需求,刚好找到我。我是做民众戏剧出身的,如果他当时不是找我,而是找比方说某一个戏剧演员出身的,可能就会不太一样。因为我是做民众剧场出身的,我是跟菲律宾还有跟泰国人学民众剧场,这种剧场本来的最终目的就是跟民众在一起。就是林肯讲的那三个——of the people ,by the people ,for the people。就是这个剧场它是属于民众的,of the people。它是为民众而存在和生产的一种戏剧,for the people。民众自己来做自己的戏剧,by the people。


戏剧的起源是仪式,以前在仪式进行的过程里表演的其实都是一般的人,当开展仪式的季节到了,他就放下他的工作去扮演。都是一般人,也不是什么王公贵族,也不是什么专业的演员,就是一般人。然后只是后来戏剧在发展的过程,在西方发展的过程里,它逐渐的因为复杂的一些原因,被分工成不同的专业,所以后来有导演,有编剧,有演员,有灯光。分工专业化之后,戏剧就离民众越来越远。它是一群受过专业训练的人去做的戏剧表演。而跟我们戏剧的起源是由一般人的表演已经截然不同。现在社区剧场只是把这个剧场再还原回去给一般的民众,把已经被专业分工化的戏剧,再还原回去给民众,让他们拥有这个剧场。通过这个剧场,表述自己的感受、自己的故事等等。


Q:我平常会做一些应用剧场、教育戏剧,但总是会觉得有一些隔阂,除了您之前所讲的用一些儿时的游戏以外,还有什么能够比较好的方法,可以打破这个隔阂呢?


A:我刚才其实都有讲过好几个,比方说用他们懂的表演元素,例如说我觉得大陆有很多非常好的一些表演元素,现在可能都没有被重视,比方说扭秧歌,其实这个背后有很多的文化意涵在里面。我们通常都会尽量去找到属于民众自己的文化,把它放大在社区剧场,让他觉得戏剧不是你要去重新学习的一个东西,它是一个在你生活里面本来就已经存在的。这是一个原则,这个原则底下你就可以有很多的事情可以做,怎么去找到民众他们熟悉的文化表演元素。还有一个我觉得就是你要跟你剧场工作的对象建立一个关系,这也非常重要,就是所谓的“套近乎”。


Q:我想知道戏剧在社区工作中,它的独特性在哪里?不可替代的特点是什么?


A:(赖淑雅老师回应)老实讲,我对本地社工的发展脉络没有掌握的很好。所以我不知道这个在本地,会有什么不可替代的特点。


(主持人补充)其实你这个问题要看你问的是什么,因为社区有很多工作方法对不对?我们也可以去做具体的比如团体活动,或者去做个案的工作,然后你就会问,为什么今天你要用戏剧,戏剧是不可替代的吗?我觉得这个问题我们现在还不能回答,因为首先我们还没有开始用。第二当我们在说戏剧的时候,我们指的是什么?如果我们今天指的是像应用戏剧这样打破一个观众和演员界限,把剧场还给观众、还给民众自己的话,那我觉得你说是戏剧也好,你说是其他的服务手法也好,它们的本质核心精神是一样的,那么这个问题其实是不存在的。如果有什么它是不可替代的,那就是我们当下的戏剧实践才刚刚起步,今天所说的东西其实很多我们都还没有开始做,如果今天我们在那么多稻草里先看到了戏剧,我一定会抓住它,不让它被取代。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刺鸟栖息地(ID:gh_82e4459bdea4),原文标题《赖淑雅: 当社会工作遇见应用戏剧(下)》,主讲人:赖淑雅 台湾应用剧场发展中心负责人,讲稿整理:球怂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支持一下

赞赏

0人已赞赏

大 家 都 在 看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