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2020-04-07 17:25
《超女》之后16年,性别话题并没有你想得进步大

题图来自:豆瓣


又是一年偶像选秀时,无论是《青春有你》还是《创造营2020》都已经吸引了大量目光。最新一期《青你》播出后,仅“孔雪儿哭了”这一微博话题就拥有超过2亿浏览,人气选手虞书欣更是在三天之内登上五次热搜。


在贡献流行词方面,《青你》也先声夺人:“淡黄的长裙,蓬松的头发”一跃成为最新网络流行梗,连歌手蔡健雅都下场cos了一把,让粉丝感叹 “姐最近网速很快喔”。另一边,《创造营》虽未开播,上个月官宣时就已空降微博热搜第二,“鹿晗创造营2020”的话题也已拥有了4.1亿浏览量。



从杨超越到虞书欣,从“锦鲤”到“小作精”,刷新了选秀人设的同时,偶像节目也一直在不断地给公众出产着舆论物料。但这种讨论大部分时间都只停留在表面,大众乐一乐之后也就抛之脑后,不为人注意的是,其实有一些研究者一直关注着这些:他们既是下场狂欢的粉丝,也是冷静观察的学者。


之前,毒眸曾在蔡徐坤和周杰伦超话大战时采访过厦门大学中文系教师杨玲(点此阅读:打榜式“团建”背后,饭圈的“英雄主义”| 专访杨玲,这一次我们也想从学者的角度来看看偶像节目的变迁:从最开始到现在,我们在女性话题上的讨论有没有进步?男团和女团吸引人的动机是否完全不一致?偶像元年之后,我们是否应该思考一些更深入的话题?


这一次,我们采访了粉丝经济、文化产业和同人文化研究学者秦江(化名),以下对话经过毒眸编辑删改。


非典型学者粉


毒眸:可以说说最开始是怎么入坑的吗?听说从《创造101》到《青春有你》一直都在追。


秦江:从《偶练》的时候偶然打开电视看范丞丞,被节目中另外的练习生的表演击中了,就此入坑。而且当时还有一个条件,是我自己的生活上出现了很大的困难难以解决,需要一个逃避渠道。


后来,在关注节目的时候,对从《超女》时代开始就有的选秀和选举的相似性问题也有兴趣,在做一些研究。因此自此之后对这两年的选秀节目保持了关注。我的微博关注对象也会转来一些瓜和片段、剪辑等等。这同时也是生活的一个调剂。


《偶练》最终出道的九人组合


毒眸:你在青春期的时候有过追星的经历吗?还是说是这个阶段才开始追的?


秦江:青春期我爸妈觉得我追星,我自己没觉得。那个时候是《还珠格格》,有小摊儿会摆一些东西,《当代歌坛》上面还会收一些相当于现在的粉丝产出,还有他们可能会有访谈。我买过一些杂志,但买得不多,因为零花钱不多。我还画过一次明星的画像,当时发表过,得了大约10块钱的稿费,虽然最后因为缺证件,并没有取到稿费。


当时我接受的教育灌输的还是要学习好,不能浪费钱。但是也能感受到外人对于追星族强烈的污名化和误解。很多人觉得追星就是脑残,就是幻想狂,而不认为这可以成为一种长期伴随着自己的爱好存在。


毒眸:作为一个研究者,在看这类偶像选秀节目时,你会比一般人多出什么不同的视野?在这几年的观察下,你的心态是否发生过一些变化?


秦江:在入坑的过程中和做研究的过程中,我从粉丝身上学习到了很多新的知识,也获得了不少的帮助和支持。同时,我发现很多人认为的现在才出现的问题,其实不是什么新问题,而我国的问题也不仅仅是我国的问题。比如,选秀节目的投票是否能反映民意的问题,在《美国偶像》的投票中就有人质疑过。


詹金斯在《融合文化》中写过,当时第二季的第一名和第二名的得票非常接近,而决赛的最后关头,打电话投票的很多人因为电话占线,没能投票成功。接受采访的粉丝认为这种情况就像2000年美国大选一样,最终投票的有2400多万张选票,而胜负在十万多张票中决出。福克斯电视网还拒绝公布实际点票情况。很多粉丝,包括我认识的秀粉,曾经认为韩国的原版《创造101》节目的投票更加公正,但2019年韩国也揭露出《创造101》系列节目票数造假。


通过选秀来选出娱乐界明星苗子的这种操作,实际上也有很长的历史。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就有一些非常经典的研究了。准社会互动的研究是1956年发表的。Alberoni对民选明星的研究发表于1972年。


2019年韩国也揭露出《创造101》系列节目票数造假(图片来源:微博@搜狐韩娱)


毒眸:你的专业领域研究和这类节目有没有发生过什么联结?


秦江:我现在正在写和投稿盲审之后在修改的论文,都是选秀节目、粉丝研究相关的。但是申请项目方面,国家项目支持此类的不太多。我看到的有2012年湖南大学的蔡骐教授有一个国家社科项目是研究大众传播时代的粉丝的。今年,深圳大学的莫沉博士中了一个教育部的课题是研究偶像产业的。


郑熙青翻译的詹金斯的《文本盗猎者》中就有学者粉的定义。既是学者,又是粉丝的这种身份,对于理解粉丝文化是很有帮助的,也可以避免研究粉丝文化为自己谋利,同时又污名化和伤害粉丝群体的行为。很多学者粉都非常高产,相关的文献很多。


毒眸:你与饭圈有无交往?这种交往的程度大概在什么级别?


秦江:我自己在我爱豆的粉丝群里面。之后,在非官方的群里面。和一些粉丝互相关注。线下我也去应援过四次。没怎么做过数据,也还接触不到自己爱豆的站姐本人。我以前的同门,帮我搞到过我爱豆的签名照。


我好像送过爱豆衣服、书、印章,送过网上买的别人题的字(我自己写得不好),还有有他形象的易拉宝。送礼物给人也是很令人开心的。当然,礼物的金额也是在我自己可以接受的范围内。


蔡徐坤粉丝站子的免费应援物及领取条件


妈粉和女友粉


毒眸:你自己是否是CP爱好者?为了你嗑的CP,你都会做什么举动?


秦江:不太嗑,但是我可以理解为什么别人会嗑,嗑的点在哪里。我爱豆的一些cp,我零星看过她们的产出,跟我想要的亲密关系不一样。基于我的个人经历,我可能对有些关系里的所谓宠爱,更多的是害怕,而不是向往。


嗑CP表情包之一


毒眸:所以你对CP没有太深的感情?就是会更聚焦在一个人身上?


秦江:我是更聚焦一个人身上,但是我会去了解他们的CP。确实有些人之间的动作比较暧昧,我觉得这个(可能是)年龄段不太一样。如果没有谈过恋爱的或者很年轻的小女孩的话可能比较激动,整体来说我看别人谈恋爱,就不会很激动。我比较关心大家嗑的cp之间的关系,是否是有利于女性独立、自主和成长的关系。


毒眸:我有年纪比我小的朋友,96、97年的,他们追的爱豆可能跟他们年纪一样,但是他们对于这些爱豆的身份是妈妈粉。所以你对爱豆大概是出于一个什么样的移情?


秦江:我原来最开始可能有点女友粉心态,但是我见过真人之后,或者跟他们粉丝的社群有些交集之后,觉得特别像我学生。学生在我眼中就是孩子,师风师德就不允许我继续有什么想法。


亲妈粉和女友粉,是粉丝自己既不可控制,又在比较中主动选择的属性。女友粉一般不太提要求,亲妈粉可以对爱豆的业务去带着爱意提要求,还有就是可能亲妈粉还可以同时嗑CP。


还有些人开始是女友粉,后来知道的东西比较多了以后,情感不像以前那么炙热,能够进入一个比较长期粉的状态,就会自认为是妈妈粉,比女友粉更加能够细水长流。


亲妈粉表情包之一


在东亚(饭圈),似乎日圈粉丝好像没有太说妈妈粉的这个概念,可能是因为追星的方式特别地俱乐部化。妈妈粉的话,像一个比较有包容性的(身份),像女友粉,或者说原来喊韩剧的男主老公,还会(有人)笑话你说你怎么隔一段时间就换老公,但是你孩子可以有很多。


这个我在做研究,还没完全搞清楚。研究还需要粉丝的确认,也需要同行评议的认可。但不管是cp粉、女友粉还是亲妈粉,都不指向粉丝本身有任何心理问题。国际上的粉丝研究已经不再是病理化和污名化的,而是趋于常态的理解。


比如cp粉,心理学的研究发现,shipping(嗑relationship)的粉丝(特别是女粉丝)不一定是生活中亲密关系遭受了挫折,而是纯粹对探讨和想象亲密关系感兴趣。而且社会互动和准社会互动之间也并没有那么一分为二的严格区分,我们的社会交往中很多关系的构建也是很大程度上基于自己对对方的想象的。


毒眸:在男团选秀节目里,女性观众嗑CP有移情功能,因为这可以让女性观众同时代入同性恋和异性恋的视角。那么女团选秀节目里的CP,对于女性观众来说又有什么样的功能?


秦江:幻想和现实是有差别的。Constance Penley当时分析《星际迷航》的K/S的cp为什么是俩非gay,是因为对直女粉丝而言,这两个男性同时也是available的。有研究枪杀约翰·列侬的那个粉丝的心理状态的,认为他投射了自己不喜欢的特质到对方身上。还有一些粉丝是在困境中,将自己的自我中美好的部分安放在爱豆身上,保护起来,不受伤害。就有很多类别。


《星际迷航》的K/S


女团选秀节目中的cp,也不一定是性关系想象,而是一种亲密关系的想象。同时,不管爱豆和粉丝的性别是什么,都不妨碍粉丝认同自己和爱豆相同的特质,也不妨碍粉丝想象爱豆和自己或者和他人的性关系。毕竟整肃(把爱豆按照他的本性别来看待)和泥塑(把爱豆想成跟他相反的性别)都在fan着爱豆。


女团选秀可能会招来一些男观众,但是男观众不投票的比例更大,女粉丝付出会更多。整体来说粉丝群体中的边缘和弱势群体更多。


另外,男团选秀能直接对接BL的产出,产出的数量和质量也直接影响响应粉丝的活跃度。但是女团的才艺是真的普遍很强,样貌好看的比例也大。对于我来说,如果女团选秀太腻,太过可爱,会劝退我。男团选秀可能更好笑一些,这点很好玩。但是今年的婧,迄今为止也挺好笑。


更多的“商品选择”


毒眸:就你个人来说,你觉得这一季《青你》里最意想不到的角色是谁?你个人更偏好哪位选手?


秦江:我觉得没有什么意想不到的吧。刚开始觉上官喜爱和蔡卓宜比较出人意料。我本以为上官喜爱是SunShine那样的噱头,没想到的是实力很强。后者是因为25岁,离异,来选女团爱豆。但是,实际上现在我国也没有大热的非女团、男团的选秀可以选。婧迄今为止提供了很多不同的作为商品的爱豆选择,比较多样化,这设计还是很用心了。


上官喜爱的舞台动图


我现在看谢可寅、安崎、曾可妮,不错。就我个人的喜好来说,有些选手的能力也不错,但是个人性格没什么可以深挖的亮点,在选秀的过程中可能比较吃亏。但是现在的情况是,选秀结束之后一般就没啥台后的曝光量了,所以业务能力强,容易被包装,且能多栖发展的话,可能更适应国内的市场。


毒眸:过去女团选秀常常成为男性凝视的主体,比如让女生现场表演可爱动作、做出强调一些女性身份的行为,这一次《青你》能看到很多女性形象并非如此,有中性角色、有DIVA式的角色,这是否意味着我们在性别话题上进步了?还是说,这更可能像是一种节目筛选后的效果?


秦江:并不是这次进步了。婧的团队是做过超女系列的。年轻粉丝可能不记得,但是当年经历过超女的应该都记得当年的海选更加多元化,甚至是审丑的。现在海选的一些好笑的海选片段还时不时被挖出来,被人津津乐道的。


现在参加节目的练习生,经过的选择(流程)比当时更多,特别是有公司的那些。即使是有特例的存在,也是公司在押宝。中性角色当年出过李宇春,后来一度超女中出现大量的中性风选手。Diva型,出过王菊,之前吴莫愁也很Diva,还有吉克隽逸也是。张含韵在第一届超女突然异军突起,其实比今天的很多人更出乎人意料。快男还出过“著姐”,曾轶可当时也很有争议。


超女海选经典片段之一‍


选秀是要给观众提供可选项。(在不倡导恶的前提下)可选项更加多元化,是节目应该做的。


毒眸:在欣赏女团时,人们习惯用二分法来看:直男喜欢更软萌的小姐姐,女生则更喜欢更具有攻击性、强大自我的女性,这种二分法是不是已经过时了?


秦江:直女也可能喜欢软萌的小姐姐啊,只要这种软萌中不含装腔作势的成分,不隐隐地对别的女星进行攻击。男同很多也喜欢Diva型的。也有直男喜欢强大的、性感的女性,因为征服她们,能更进一步证明自己的男性气质。确实不是简单二分的。我们在猜测什么样的观众会喜欢什么样的选手的时候,思路常常还是简单的在性别上和取向上二元分化的。


“明星一定要像一个谜”


毒眸:之前我们写过一篇稿件讨论什么样的人是选秀神兽,有几个基础胜率比较高的标签:跨界、富二代、小作精、反转魅力,这几个标签你会认同吗?


“小作精”虞书欣


秦江:有钱家庭的孩子,有一些被保护得很好,是没受过欺负的脸,这可能让粉丝向往。


其实你说的反转魅力,是明星的性格气质的复杂性,也是一般人说的反差。明星一定要有复杂的气质,要像一个谜,但同时要让粉丝觉得明星是表里如一地坦诚(Larry Grossberg,1992),这样才能让粉丝觉得这个人是本真的,自己是真的了解他,能够建立远程的亲密关系(Horton&Wohl, 1956)


小作精一开始是因为“啊,她怎么会出现这么多让人难以预料的反应”而被人注意到,但是开始吸粉是因为“她居然真的表里如一的是这种性格”和“她实际上不坏,而且竟然比别人更坦率和照顾人”这样的发现。


虞书欣是因为前期有电视剧播出,观众对她很好奇。而且她在现场反应大,常常出人意料,而且这个人的性格居然真的是这样,让人好奇,而且她还有一定的业务能力。所以,粉丝被吸引,开始投票。她,适合真人秀。


虞书欣安慰掉到F班的选手


选秀节目需要卖点。在超女时代,是叫做炒作。当时素人多,所以炒的八卦居多。现在有一些名人亲戚和已经有粉丝基础的人,在节目早期就可以吸引观众。


最近婧爆出的选手八卦也开始越来越多。这一方面是因为粉丝对选手“表里如一”的本真性有期待,希望自己不会“一片真心错付了”,同时,也是人们讨论社会和性道德伦理关系的需要。


毒眸:你觉得为什么大家会喜欢虞书欣?有人会把虞书欣和杨超越对比,你认为她和杨超越有没有共性?


秦江:共性是出人意料的现场反应。杨超越吸了一波直男粉丝,因为她好看但又不具有威胁性;吸了一拨儿酷儿的和反叛性的粉丝,因为她的有些反应其实是在给文化工业搅局;吸了一波平民粉丝,因为希望看到“全村的希望”能够代表自己去变富有;吸了一波女性粉丝,因为她熬过了早期的性骚扰,同时,其实她很聪明,也不乖,有闯劲儿。


杨超越在《创造101》的发言


虞书欣现在看来还没有杨超越那么奇怪。杨超越的票数中,有一些是跟对家拼,就要拱自己的人上去,管她合不合适。有这种成分。舞台表演上,还有人会等着看杨超越的笑话。但是虞书欣在舞台上应该还是能跟得上的。


虞身上的复杂性有可能并不能维持大家长时期的好奇心。直男,并不喜欢远距离看小作精,但是可以远距离看他认为的美女。而且,虞不缺工作。杨超越需要拯救,但是虞,更多的是活成了女孩想要的自我、不受欺负的样子。不过,随着节目的推进,还可以再看看后续发展。当选手之间的互动更多地被展现出来之后,嗑点变多,还会有一些变数。



毒眸:作为大众文化的产物,选秀节目的导向对我们的性别意识是否具有一定影响?


秦江:会有。但这都是在一整个媒体和现实环境中综合产生影响的。媒体对受众的长期影响,一直都是非常难研究的。短期影响可以在实验中比较着来看,但是长期影响的因素太多了。


毒眸:人们为什么热爱看选秀节目?因为可以在综艺故事里看到一条完整的成长线吗?这条成长线对于男性和女性来说是否是不同的?


秦江:政治上和实际利益上比较边缘化的弱势群体更容易在选秀节目中投入更多的精力,也更容易去追偶像。选秀节目有“赋权”的神话性的话语在发挥作用:你出钱,你投票,你选人。但是McChesney等很多学者也批判过“一美元一票”的这种“民主”,因为投票是权利,不应该给有钱人的权利进行金钱加成。


毒眸:综艺节目某种意义上也是故事(导演们也承认了这一点),在故事原型中女性的故事旅程是向内的,拯救自己;男性的旅程指向是向外的,拯救团队。从这点来说,这一季《青你》在女性叙事上是否有所进步(更强调团队、进攻性)


秦江:女性的自我成长需要克服的外界负面压力更多。同时,媒体节目中(英美也是)更多地呈现女性互相撕,来争夺利益。如果节目可以不制造更多的女性之间产生矛盾的情节,就是一种进步了。


男团的选秀节目中也有人发现一些练习生可能存在小心思。粉丝给不给选手投票是一回事,但是在反对劣质偶像占有资源的时候,希望也要克制一下对不喜欢的选手的批评,不要发展成为网暴。整体看来对婊的攻击可能比对渣男的攻击更严厉。


毒眸:之前有媒体分析,认为女团节目比男团更容易火,论据是历史数据(《超级女声》、《创造101》),女团更容易出圈(得到主流男性观众的关注),这点你是否赞同?


《创造101》


秦江:主流男性不咋投票,但是整体却会觉得出圈,得到主流男性的认同很重要。就像你说的,现在社会的主流舆论还是被男性掌控,男性是更关注女团的。


日韩的话,整体来说还是男团要火一些,但是他们的盈利方式是不一样的,它是专门做团体,这个地方做完以后扩散到世界各地。而我们国家男团、女团选出来以后大多数时候都是去演戏,所以出圈可能对他们的好处要多一些。


毒眸:电视媒介的黄金时代我们造出了李宇春这样的超级偶像,互联网造星的现在,我们是不是已经告别超级偶像了?


秦江:超级偶像的出现,需要机缘,也需要时间。当年也只出了几个人。现在每年选秀的练习生名字都记不过来,后续发展也不一定跟选秀的结果有直接关系,说这个为时尚早。


但值得关注的一个事情是,很多明星还是以以往的巨星的方式崛起和存在的:比如乔治·克鲁尼、布拉德·皮特、凯拉·奈特利、安吉丽娜朱莉等人都没有在推特上出现。这可能是我们在现有的新话语体系下忽略的一个事实。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频道:

支持一下

赞赏

0人已赞赏

大 家 都 在 看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