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热搜词
2020-07-30 15:07
被压垮的日本单身母亲:孩子饿死家中,母乳喂给男客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女孩别怕(ID:nvhaibiepa),作者:KAWAI,题图来自:IC photo


7月7日,日本东京一名24岁的单身妈妈梯沙希把3岁的女儿稀华独自放在家里活活饿死。


梯沙希6月5日到13日去鹿儿岛找男朋友玩儿。她说在卧室里放了食物,怕女儿乱跑,用沙发顶住了卧室的门。


在5月份,她也曾经去鹿儿岛4天,回来时女儿没事,这次多玩了几天,没想到出事了。


媒体很快包围了她家,拍到房内堆满垃圾的照片。


△ 梯沙希家阳台


有人采访了她常去的赌博机店,店员说她经常玩到深夜,搭末班车回家。


有人采访了她工作过的居酒屋,店员说从没听说过她有孩子。


有人去鹿儿岛采访她的男朋友,男朋友说虽然她最近来找他,但他正打算跟她分手。


还有人把她的Instagram扒个精光,上面全是她打扮得漂漂亮亮跟朋友逛街、泡咖啡馆、参加夏季庙会的照片,一张和女儿的照片也不放。


△ 梯沙希将女儿放在家外出游玩


只有很亲密的朋友才知道她有孩子。媒体从朋友手中拿到了梯沙希和女儿的照片,看起来就像寻常母女一般相亲相爱。


△ 梯沙希和女儿生前合照


不敢想象,这个大眼睛的可爱小女孩在妈妈不在家的8天里经历了什么,不管怎样哭喊也得不到回应,饿得奄奄一息逐渐没了声息,在臭烘烘的屎尿中永远闭上了眼睛。


据统计,截至2017年的15年里,日本有1175名儿童被虐待死亡。即便新闻上了热搜,但日本网友也见怪不怪了,评论里都是骂“鬼母,为男人着迷”之类的话。


1. 她将孩子锁在家中50天,惨剧一次又一次发生


这种惨剧在日本并不是第一次发生,媒体曝光、专家呼吁、网友谴责,怎么看都像是形成了套路。


在十年前的2010年6月,大阪市23岁的单身母亲下村早苗将3岁的女儿和1岁半的儿子锁在家中50多天,自己出去旅游。


△ 将一儿一女遗弃致死的下村早苗


她住的是风俗店提供的宿舍。邻居向风俗店投诉闻到浓烈臭味,风俗店联系该母亲,她说自己不敢回家。


警方破门而入,发现孩子们死去一个多月,头部已经部分白骨化。


围绕着下村早苗是否对孩子“存在杀意”,如何量刑,检方控方在法庭上展开激烈辩论。


原来早苗自己也有着悲惨的童年,她的父母都喜欢夜游和搞婚外恋。


5岁时父母离婚,母亲把姐妹三人和狗关在家里。父亲来了之后发现满屋都是狗大便,女儿们也都脏兮兮的。


生活的不安定,让上初中的早苗了变成不良少女:夜不归宿,为挣零花钱参加援助交际。14岁时,被男性朋友轮奸怀孕不得不堕胎。


高中毕业后早苗结婚生孩子、离婚、带着两个孩子当风俗女,无论怎么艰苦,父亲和前夫都没人管她们。


她说渴望拥有自己的时间,感到自己快要崩溃,如果不逃出这个家就要活不下去。



法庭给早苗做了精神鉴定,证明她有完全的行为能力。一审判决早苗无期徒刑,案子继续上诉,最终三审改判有期徒刑30年。


这个案件曾经让很多日本人痛定思痛,有人把故事搬上大银幕,写成小说,希望全社会永远铭记,可是悲剧仍在不断发生……


2016年1月,埼玉县22岁的单身母亲和她的同居男友一起将4岁的女儿遗弃家中致死。


2019年6月,仙台市26岁的单身母亲把2岁的女儿独自放在家里9天,在这期间和男友出门吃海鲜饭打保龄球,任由女儿饿死。2岁的女儿死时体重只有8.6kg,和11个月大的婴儿体重一样。母亲被判有期徒刑10年。


2020年1月,千叶县23岁的单身母亲被怀疑照顾不周,让出生10个月的小女儿因营养不良而死。这个母亲同时还要照顾5岁的大女儿和3岁的儿子。


在日本,单身母亲遗弃孩子致死的案件为什么一次又一次发生?


谴责这些母亲贪玩任性或是蛇蝎心肠很容易,却无法杜绝悲剧再次发生。


年轻女孩往往低估了生育的代价,草率地生,痛苦地养,将自己和孩子推进无法挣脱的泥潭。最亲的骨肉,成了最要命的负累。


不光要给年轻人性教育,还要让他们知道养大一个孩子到底有多难,才不会如此随便地制造生命,又如此轻易地毁灭它。


对于那些木已成舟的单身母亲,能不能在苛责之前先了解她们遇到了什么样的困难,需要什么样的帮助呢?


2. 单身母亲背后的多重困境


日本有123万单身母亲。



一个人抚养孩子,精神和肉体都要承受巨大压力,而她们的收入只有一般家庭平均年收入的三分之一。


她们不工作吗?她们的就业率比女性全体更高,但贫困率是58%。


她们大多数处于过劳状态,来自政府的支援解决不了什么问题。这样的情况下,存在单身母亲的卖春问题是自然而然的。


日本社会相对固化,创业机会少,女性如果没有受过良好教育,早早结婚生子,在就业市场上根本没有竞争力。


就算接受过良好教育、当过公司白领,职业生涯一旦因为生育而中断,也很难回归原来的职场,大多数只能选择打零工。


连打零工也要求能够长时间工作,如果孩子小又没有老人帮,单身母亲打零工都难。朝不保夕的工作,杯水车薪的收入,如何对抗日本高昂的生活成本?


有人要问了,离婚后父亲不是应该按月支付抚养费吗?


现实中却很少有人付。日本的《全国母子家庭调查结果报告》称,拿到抚养费的母子家庭只占19%。


而拿到抚养费的人,每月平均只有42008日元(约合2731元人民币)入账,在日本远远不够养育一个孩子。


那么,政府的福利机构都在干什么呢?


这些贫困家庭领不到低保吗? 


很多公务员爱打官腔、居高临下、刻意刁难,不会设身处地理解弱势群体,有时还会泄露单身母子家庭的个人信息,造成这些家庭的孩子在学校里受到歧视和霸凌。


按中国人的逻辑,饭都吃不上了还顾什么面子,磨也要把低保磨下来啊,难道领低保比卖春更丢脸?


可是日本人从小接受的教育是崇拜强者,不给人添麻烦,害怕被指指点点,心理抗压能力弱。


一所学校、一片街坊的社群关系比中国更紧密。让他们事无巨细地提交汇报各种材料,材料不齐会被一遍又一遍打回,或是面临严加拷问,就算申请到了也要承受来自周围人的嘲笑(或者假想中的嘲笑)的压力,他们倒宁愿不要这笔钱。


那些教育程度低、精神状态差的单身母亲,连跑材料的能力都没有。有些人好不容易从家暴男手里逃出来,没有办离婚手续,生怕让男方知道下落,更因此领不到低保。


通过再婚能改善现状吗?


答案是难。


正经想结婚的男人里,没一个想找无业的家庭主妇。如果听说你年收100万日元(约合65000元人民币,在日本很贫瘠),那要和你保持1步的距离。


如果知道你是单身母亲,那要一下退出去5步了。要是听说你还领了低保,那该连退10步了,而且现在的男人都想找35岁以下的。


当工作、抚养费、低保、再婚都靠不住的时候,单身母亲们离沦落风尘还有最后一道安全网,就是回娘家。


只是有的人本身就是母子家庭(单身母亲带着孩子的家庭)出来的,娘家的妈妈自己也穷,还生了病,这种情况回娘家是雪上加霜。


遭到原生家庭虐待和遗弃的单身母亲更无所依傍。在日本,连续两代都是单身母亲的情况还真不少,贫困和绝望通过代际传播。


3. 喂给孩子的母乳喂给男客:单身母亲无人知晓的痛


当贫困得不到救助,单身母亲只能走卖春这条路。不管在哪个国家这都是敏感话题。那些卖春的单身母亲一是太过渴望精神上的慰藉,二是能赚点钱补贴家用。她们甚至没有意识到自己是在“卖春”,只觉得是受到接济。


在网上能提供“接济”的男人有限,而单身母亲却越来越多,通过个人去联系,时常被拒绝或被放鸽子。


这时出现了专门帮单身母亲发帖搭讪、分配工作、处理难缠的客人的“销售经理”, 帮助单身母亲更有效率更安全地寻找客源,划定地盘、锚定市场价格,防止恶性竞争。


有的“销售经理”本身也是个单身母亲。


日本还有一种更加有违人伦的“孕妇母乳专门店”,就是招收孕妇和哺乳期妇女卖淫的机构。



在东京涩谷元山町的公寓里,就有一家专门派遣孕妇和哺乳期妇女为客人提供性服务的风俗店。


这里提供免费的育儿托管,一周出勤两三次,一次一个钟头,一个月就能赚到10万日元(约合6500元人民币)以上。


“来这儿的大多数是单身母亲,很年轻就未婚先孕,男朋友跑了,生活无着。孕妇妈妈从孕中期开始上班,生产前停工,产后一两个月回来转为母乳妈妈,平均一个人可以干满两年。”店长说。


店长雇了两个钟点工帮助去上班的妈妈带孩子,奶粉尿布一应俱全,基本不要钱。


他们的托儿所环境整洁,设施齐全,可是婴儿用品出现在风俗店里,实在让人内心五味杂陈。


孕妇母乳专门店的单身母亲们也承受着罪恶感的煎熬,本来应该用来陪孩子的时间用来接客,本来应该喂给孩子的母乳喂给了客人,但为了养育孩子,不得不出此下策。


在单身母亲的孕产期,社会上再也找不到像风俗店那样能自由选择工作时间,时薪高,还有托儿所,甚至可以提供宿舍的地方了。这是单身母亲的悲哀,也是全社会的悲哀。


4. 单身母亲怎么从夹缝中走出来


当然,单身母亲也不全是悲哀的,有少数人通过创业走出了困境。家住高知县、养育3个孩子的马场加奈子成为日本单身母亲的榜样。


△ 马场加奈子获得安倍首相的嘉奖


她在离婚后卖过保险,后来从女儿的校服上发现了商机,创立了回收贩卖二手校服的公司,至今已在日本开了42家分店,为许多单身母亲提供了工作岗位。


△ 马场加奈子开的二手校服店


在日本的民间,建立起几个专门为单身母亲提供帮助的公益组织。例如,为单身母亲介绍工作、促成再婚的“一般社团法人日本单身母亲协会”;


为单身母子家庭提供食品、资金、法律咨询等全方位援助的非盈利单身母亲组织机构“NPO法人Single mothers form”等。


日本社会的单身母亲问题虽然严峻,但我作为一个普通外国人之所以能看到,和当地社会学者、民间组织对这个群体长年的关注和宣传分不开。


他们不断地为单身母亲奔走呼喊,诉说她们的苦境,为她们争取更多的社会资源。


在中国,单身母亲的境遇真的好过日本吗?


我不知道,也许也存在孤立无援、快要活不下去的单身母亲,但这些人在媒体上、书店里都很少看到。


但母亲杀死自己孩子事件却一直在发生。


2019年4月28日,福建漳州28岁母亲带着自己3岁和6岁的孩子,一起自杀身亡。


2019年4月21日,四川米易县27岁的母亲感到生活渺茫,带着3个年幼的孩子跳河自杀。


2016年8月26日,甘肃康乐县28岁母亲砍杀4个孩子后,服毒自杀。


……


孩子无法选择父母,孩子是无辜的。但社会除了苛责母亲之外,又做了什么?


需要强调的是,尽管在日本出现过多起单身母亲放弃孩子致死的案件,绝大多数的单身母亲都在为了养育孩子拼尽全力。


有媒体采访过一位沦落风尘、走投无路、几度在孩子面前自杀未遂的单身母亲,你最害怕的事情是什么,他们以为她会回答,穷得活不下去。


可是这位母亲没有半分迟疑地回答:“最怕失去孩子。”


明明放手可以让自己活得轻松,放手就可以不坠入贫困深渊,可是许多单身母亲都选择了不放手。


单身母亲背后的困境不分国界,这是每个想步入婚姻,想生孩子的女性都将面临的问题——生育的代价。



困境会导致悲剧一再发生,让下一代丧失本应受教育的权利和未来改变自身命运的机会。


单身母亲的困境不仅对个体、对家庭不利,也影响了全社会的健康发展。她们理应得到更多的关心和帮助。


像母亲杀死自己孩子的行为,绝对是错的,应该受到法律的惩罚,但我们更要将目光聚焦于悲剧背后的成因。


成因当然有整个社会的补助、父亲角色的缺失等,但这些运行的背后都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人,所以我们真正需要的是每一个身边人的善意和理解。


单身母亲与恶的距离最终会停在每一个同理心和善良中。


希望我们周围能少一些活在无助中的单身母亲,少一些活在黑暗中的孩子。


参考资料:

1. 《她们的卖春》荻上チキ2012

2. 《最贫困的单身母亲》铃木大介2015

3. 《性风俗的畸形现场》坂爪真吾2016

4. 《日本15年里1175名儿童被虐待死亡》日经中文网 2018

5. 《鬼母嫌疑人梯某某的另一面,在ins秘密账户上发布过母女亲密照》Yahoo News 2020

6. 《被母亲狂热追求的住在鹿儿岛的前男同事说:“梯是来找我了,但我想分手”(3岁女儿放置死)》文春on line 2020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女孩别怕(ID:nvhaibiepa),作者:KAWAI,编辑:姬老爷,视觉:阿绿 、小驴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前往 虎嗅APP 查看原文体验更佳

前往

本文已被收藏在:

大 家 都 在 看

查看更多文章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