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2021-08-03 10:36
机场物管“破防”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进深News(ID:leju-sydcsxh),作者:徐酒眠、张丹,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三轮核酸检测,204例!


这是南京市累计确诊的本土新冠肺炎病例,且均为德尔塔毒株,截至2021年7月31日24时。烈日炎炎,六朝古都成为本轮疫情的风暴眼,波及全国多个省市。


它是拜南京禄口国际机场所赐,将境外和境内航班的保洁人员不分,导致疫情机场国门“破防”。


保洁服务是外包的。但它是谁?南京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上没有点名。有网友在微博上爆料,把“至诚”和凌永富的名字抖了出来。


乐居财经获悉,在2019年12月17日,上海至诚环境服务有限公司(简称“上海至诚”)成功中标南京禄口国际机场客舱保洁管理项目(编号0660-19873856),中标金额1168.8879万元/年,服务期限3年。按此推算,至诚环境这份合同的到期日,应为2022年12月16日。


从竞标文书看,上海至诚击败了深圳市城铁物业服务股份有限公司和广州奥德航空服务有限公司,成为唯一中标者。


乐居财经向上海至诚方面求证有关保洁感染事件,对方均表示这是另外一家公司造成的,但都承认上海至诚在南京机场有保洁业务。


即便是在南京感染人数持续增加的11天里,上海至诚还不忘加速扩张,中标了浙江海宁市中医院3年的保洁服务,合同金额1101.24万元,签订日是8月1日。而在招投标信息里,上海至诚的母公司至诚环境服务有限公司(简称“至诚环境”)中标了175个项目,以医院、学校、机场和铁路的物业管理为主——这些,都是物企巨头们眼中的黄金赛道。


如此能量,人们不禁会问,至诚环境是谁?谁的至诚环境?



一、谁是破防者?


8月1日,上海普陀区中江路118弄12号海量大厦B座9楼的大门锁上了。周日不上班。


一块灰黑色的地垫上,印有至诚的LOGO,几个快递散落其上;玻璃门上贴着两个福字,“财源广进如意顺”。透过玻璃,前台后的背景墙上,写着“至诚环境服务有限公司”和“ESG HOLDINGS LIMITED”。


这里是至诚环境的上海总部。上海至诚是至诚环境在上海的公司。


公开资料显示,上海至诚创建于1994年4月,由上海市属国企城市建设投资开发总公司旗下的上海环境实业有限公司与香港ESG环保控股集团合资创办。



在2012年11月,上海至诚改制为台港澳法人独资的有限责任公司,现由华生环境(中国)服务有限公司100%持股,注册资本490万美元,旗下曾控股15家公司,有7家已经注销,涉及司法案件84宗,裁判文书75个。除了上海至诚,华生环境还投资了蛇口致诚、北京北方至诚、华至设备。


微博中爆料的“凌永富”,为至诚环境首席执行官,于1999年加入该公司,曾任上海环境卫生设备厂书记厂长。在2017年9月,ESG环境控股集团主席脱瑞康退出,汪洋进入,担任董事长。


凌永富被称为“清洁行业领导者”,他拥有一大串头衔:全国卫生产业企业管理协会医学与食品消控分会副会长、上海空调清洗协会副会长。此外,他还曾任上海市容环卫协会副会长(STACAES)和建构筑专业委员会主任。


在至诚环境,凌永富在台前。


机场物业只是至诚环境的冰山一角。其官网显示,它承接过2008年北京奥运会、2010年上海世博会、阿里巴巴总部、上海迪士尼、上海音乐学院、上海图书馆等,业务涉足医院、零售、商业、公共交通、学术和政府组织等多个领域,服务项目超600个,保养项目的建筑总面积达1900多万平方米,


除了招投标,凌永富的朋友圈也很广。今年7月,上海至诚就与绿城服务、杭州塞安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联合成立了浙江云洁环境科技服务有限公司。


至诚环境深度参与南京禄口国际机场物业管理业务。除了中标客舱保洁服务,还曾包揽了T2航站楼和交通中心、停车楼、贵宾区、办公楼与等保洁以及大、小手推车服务与管理项目,职工活动中心及职工单身公寓等区域保洁服务。它的对手包括深圳市城铁物业、重庆新大正、广州奥德航空服务等。但在2020年3月显示,新大正中标T2航站楼和T1航站楼等大行李手推车服务。



乐居财经获得的一份客舱保洁服务中标候选人公示文件显示,编号0660-19873856项目的第一名为至诚环境,第二名为深圳城铁、第三名为广州奥德,公告起止时间:2019年12月13日至2019年12月16日。


2019年12月17日,江苏省设备成套有限公司公示,南京禄口机场飞机客舱保洁的中标单位为“上海至诚环境服务有限公司”,服务期限3年,人民币1168.8879万元/年。从时间上计算,目前上海至诚对南京禄口机场的飞机客舱保洁服务还在合约期内。


“保洁、消毒、除虫、设备维护等,至诚是国内这方面规模最大,最正规的企业。”汪洋曾对外这样介绍至诚。他称,“鄙人是董事长,是不去上班的那种董事长”。


二、胡祖六隐身幕后


汪洋的确是那种不用去上班的董事长。因为,他是至诚环境的投资人代表。他的真正身份,是春华资本创始合伙人,曾任高盛集团直接投资部董事总经理。


而春华资本最耀眼的明星,是创始人、董事长胡祖六。现年58岁的他曾是高盛集团合伙人、大中华区主席。今年5月,胡祖六在一次公开活动上透露,春华资本目前管理规模过1000亿元,中国百盛、阿里巴巴、字节跳动、滴滴出行等60多家企业都有春华资本的身影。


乐居财经从上海至诚方面处了解到,他们都表示,“至诚环保是春华资本旗下公司”。


在2018年初,至诚环境引入了新股东春华资本;2021年3月,至诚环境获天使轮融资,投资方为北京青云创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简称“青云创投”)。在青云创投的网页上,至诚环境的LOGO被放入投资项目一栏里。青云创投专注于清洁技术创投,目前管理着4支总额为6亿美元的境外美元环境基金和两支共计10亿元的境内清洁技术基金。


一个是投资界的操盘高手,一个是清洁技术投资领域的先锋,至诚环境有了资金“大靠山”。


与清洁领域交集的物管行业,近两年也热了起来。瞄准物业管理领域的资本,远不止春华资本与青云创投之于上海至诚。



目前,已经成功走向资本市场的物企共有54家,据乐居财经不完全统计,其中有27家物企引入基石投资者。其中除了专业的投资机构,地产、家居、科技、养老等公司也在大量涌入。


作为较早关注物业股机会的投资者,截至目前高瓴资本在物业管理行业参与入股了5家,合计投入2.7亿美元。而高瓴资本不是唯一进入物业领域的投资机构,包括雪狐资本、红杉资本等一众全球知名的基金机构也在布局物业股。


此外,360、京东、腾讯、阿里等互联网巨头也在纷纷入局收割物业股。2020年8月13日,恒大物业宣布引入14名战略投资者,腾讯投资金额12亿港元,与阿里相关联的云峰基金也投资了15亿港元。


而今年以来,更是有贝壳和58同城房地产中介以基石投资者的身份各自进入了新希望服务与康桥悦生活。


疯狂的资本,充满了风险。例如,滴滴出行从零做到上市,掀起了一场场资本风暴。9 年超过 210 亿美元。有人形容它像一个吞噬了更多资本的吞金兽。它上市后,股价曾暴跌30%,市值蒸发了1400多亿人民币。


再如教育行业,去年创投资本向在线教育行业累计投资了1034亿元。其中,国内K12赛道的总融资额超过了460亿元,仅猿辅导和作业帮两家公司加起来的融资额,就高达380亿元。而今,“双减”文件令这个行业的资本正在外逃,很多教育类上市公司股价闪崩。


如今,在胡祖六们的引领下,资本正在涌进物业管理行业。而像至诚环境,要回报好投资人,惟有加速拓展管理面积。南京禄口国际机场被破防,会不会是一个资本发烧的写照呢?


三、机场赛道AB面


机场物业管理是一个好赛道。万物云CEO朱保全和碧桂园服务总裁李长江都在拼抢这一块蛋糕。


今年七月以来,万物云斥资782.05万元收购了深圳机场物业服务有限公司61%股份,而碧桂园服务拿下海口新华正达空港服务有限公司70%股权。万物云与碧桂园服务的强势入局,无疑是彻底搅动了航空物业的风云。


航空物业作为对服务专业性要求较高的公建类业态,拥有高门槛的同时也带来了高附加值。


以新华正达退出新三板之前公告的财务数据来看,2017年,新华正达营业收入为7748.3万元,利润总额和净利润分别为796.8万元和672.9万元,毛利率为25.83%,净利率为8.68%,毛利率和净利率均高于当时百强物企的平均水平。


作为大型的综合体,机场人流大,规模庞大、业态复杂,服务范围通常包括停机坪、停车场、候机楼、机务楼、公交车站、空勤公寓等。因此,许多机场倾向于通过招投标的方式,将各个不同的业务分包给不同的公司。


今年1月,民航局在全国民航工作会议上表示,2021年末,颁证运输机场将达247个。进一步按《民航机场生产统计公报》公布数据,假设平均每家每年1亿元的基础物管费开支,则航空物管市场规模共约250亿元。


面对如此庞大的市场,站在风口且专业对口的物企已经按耐不住躁动的心了。目前已有万物云、碧桂园服务、新大正、保利物业、招商积余、明喆物业、鲁商服务、润华物业等至少8家物企进入航空物管的涉猎场。


此前,招投标是物企获得机场项目的主要方式。从部分布局了机场物业的物企披露的中标结果来看,标的项目金额大多数都动辄在千万级上下。



A股市场的新大正,是目前在航空物业领域走的比较深远的物企。今年上半年,新大正先后聘任了中航物业多位高管,持续发力航空领域,新中标了深圳宝安国际机场、南通兴东国际机场、长沙黄花国际机场、温州龙湾国际机场等4个机场,并开发了安保服务、行李打包等多项业务。截至目前,其至少进入了20个机场。


据悉,新大正为重庆江北机场提供物业服务平均每年合同金额规模达到5964.6万元,而其向北京大兴机场、杭州萧山机场、昆明国际机场提供物业服务平均每年合同金额分别为3067万元、489万元、966万元。


不过,机会蕴藏风险。在物业巨头争相抢占航站楼之际,上海至诚在南京禄口机场“失守”,也不禁让人思考:站上机场“国门”,不仅仅是为了赚钱,更是为了一份责任。


这也给机场物业上了一课,抢道机场物业,企业如何做好服务。尤其是在防控疫情常态化的当下,吞吐量大、流动性强的机场,筑牢安全防线,承担消杀、保洁等工作的航空物业,责任更显重大。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进深News(ID:leju-sydcsxh),作者:徐酒眠、张丹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前往 虎嗅APP 查看原文体验更佳

前往

本文已被收藏在:

大 家 都 在 看

查看更多文章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