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2022-06-16 21:09
抖音给微信小游戏导流:打不过就加入?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字母榜(ID:wujicaijing),作者:刘星志,题图来自:IC Photo,原文标题:《抖音开始给微信小游戏导流了》


经历了不算成功的小游戏试水后,抖音正在改变思路,转而向微信小游戏生态导流。


在北京工作的簌簌(化名),最近沉迷于一款名为《消失的轨迹》的女性向小游戏,还在里面“氪”了几百块钱。游戏以直播带货为背景,玩家要从小主播开始积攒人气,一步步成为大主播。


这款游戏是簌簌在刷抖音时无意发现的。有一天她刷到这款游戏投放的短视频广告,点开链接后跳转到了微信小程序游戏界面,抱着试试的心态玩了几分钟,便一发不可收拾。


虽然题材较为新颖,但其实这款游戏的玩法机制、美术风格方面并无多大新意。这款游戏之所以能吸引簌簌,主要在于它轻量化、快节奏的特点,点开即玩,玩完即走。“一打开微信就想进去看看。”簌簌表示。


游戏内不少奖励要通过分享到群聊领取,于是在簌簌的带动下,不少闺蜜也开始玩这款游戏,群聊里一天能出现上百条游戏分享链接。


这款游戏通过抖音渠道买量,再跳转到微信,并通过微信群分享机制快速裂变,一条小游戏的引流链路就此搭建起来。


抖音曾尝试效仿微信,自己做小游戏生态,却没能取得太大成功。这或许是抖音退回“卖水者”角色的重要原因。


2017年12月28日,首款微信小游戏《跳一跳》上线,三天后DAU(日活跃用户)破亿;而在一个月后的春节假期中,微信小程序游戏用户总量突破3亿,每天都填补着成千上万用户的碎片时间。


对于一直觊觎游戏市场的字节跳动来说,小游戏的机会当然不能错过,但直到2019年2月,抖音的首款小游戏《音跃球球》才姗姗来迟。


抖音上线小游戏,被外界解读为与微信的小游戏平台之争。但外界预期中的激烈竞争并未出现,自《跳一跳》、《音跃球球》之后,鲜有爆款小游戏出现。小游戏最近一次引爆社交网络,还是2021年初的《合成大西瓜》。


小游戏陷入沉寂,平台走向了幕后,把精力从自研转向了代理发行和导流,回归流量生意。目前,抖音微信两大平台上大多数小游戏都来自于第三方开发者,平台以“卖水者”的身份继续着这场小游戏暗战。


此外,小游戏这把火还被字节烧到了海外。


据路透社近日报道,TikTok一直在越南进行小游戏的相关测试,希望以此实现收入和用户时长的增长。长期占据全球移动应用下载榜首的TikTok,显然希望进一步巩固和提升其在短视频领域的头部地位。对此,抖音向路透社证实,它已经测试了HTML5游戏,但拒绝讨论在越南进行项目测试和未来的计划。



2017年12月28日,伴随着微信版本更新,小游戏这一物种横空出世。首批上线的15款小游戏中,《跳一跳》成为黑马。


2018年1月15日的微信公开课上,官方公布了一组数据。不到20天时间里,小游戏累计试用用户达到3.1亿,其中有22%是从未玩过游戏的用户。


《跳一跳》的爆红,带火了“超休闲游戏”这个概念,用户第一次知道,游戏原来可以全程只需要一根手指、一种操作,且点开即玩,玩完即走。此后很长时间,微信小游戏几乎成为国内超休闲游戏的代名词。


对于腾讯来说,《跳一跳》更像是一个试验品,为第三方开发者进行一个示范,也是在为微信小程序的商业化探路。微信方面曾表示,当初只是把《跳一跳》当成一个Demo来做,目的是为了体现微信小程序平台的威力。



微信一直希望通过小游戏来带动小程序生态的繁荣,作为小游戏的标杆,《跳一跳》不只是要给大家展示如何玩儿,还要给大家展示它如何变现。


在吸引了上亿用户后,2018年3月《跳一跳》开始了招商,一个格子的广告费为500万元一天。从结果来看,《跳一跳》达到了张小龙的预期。


《跳一跳》吸金能力之强,让外界看到了微信10亿级别流量池的商业化潜力,在此背景下,同样拥有数亿用户的抖音入局小游戏并不让人意外。


实际上,据AppGrowing数据,早在2018年,游戏广告投放已占到抖音广告投放的三分之一,并不断增长,字节入局游戏市场势在必行。


但与腾讯相比,不论是游戏自研还是代理运营,字节都缺乏经验,短平快、试错成本低的小游戏自然是最好的切入点。


2019年2月,抖音推出第一款小游戏《音跃球球》,凭借字节系应用庞大的流量出圈。此后,借助着流量优势,字节旗下Ohayoo工作室推出了一个又一个爆款小游戏,跑通了流量到产品到变现的逻辑链条。截至2021年,Ohayoo旗下9款游戏月流水过亿,39款游戏流水过千万。



在平台下场亲自示范后,接力棒交到第三方开发者手上,平台转而成为“卖水者”,退居幕后。


这一转变的背后,是行业发展触及天花板的现状。过去几年间,网页游戏、H5小游戏等超休闲游戏的市场空间一直在收缩,玩家更青睐手机游戏;再加上游戏版号一度长时间停发,稀缺性进一步凸显,腾讯和字节都不愿意把宝贵的版号花费在自研小游戏上。


在目前的监管环境下,如果一款游戏无法拿到版号,多数情况下只能以“测试版”等形式偷偷上线,打打擦边球。这意味着游戏无法开通充值渠道,开发者只能通过内置广告等方式获得收入,十分影响体验且转化效率很低,同时面临政策风险。这显然也是腾讯字节不想看到的。


更何况,与腾讯、字节千亿级的营收体量相比,自研小游戏的收入实属鸡肋。与其自己做,倒不如开放给第三方开发者,自己安心赚流量和营销费。


然而,第三方开发者接棒后,不论是微信还是抖音,都鲜有爆款小游戏出现。最近一款“出圈”小游戏,还是2021年初在微博平台走红的《合成大西瓜》。


作为游戏行业的“头号玩家”,腾讯并不想将过多精力投入到超休闲游戏上。《跳一跳》之后,微信小游戏也进入了相对去中心化的运营节奏。另一方面,在抖音平台内,小游戏的生态一直没能做起来。目前,小游戏入口在抖音隐藏极深,用户要主动搜索才能进入。



整体来看,目前微信小游戏生态的繁荣度明显高过抖音。一个例证是,用户常常可以看到抖音广告向微信小游戏导流,但很难看到反其道而行之的推广路径。


抖音的小游戏生态做不起来,与其平台属性有关。


在小游戏领域,字节的优势在于流量。一款小游戏在抖音传播的链条从短视频开始:达人录制游戏短视频上传抖音,短视频经算法推荐分发给用户,通过流量倾斜在抖音内形成热门话题。


《跳一跳》的爆火,与其处于微信生态中,能够一键转发给好友,通过社交关系裂变有很大关系。由于字节系社交应用的相对劣势,彼时的《音跃球球》想要通过社交关系裂变式传播,仍旧绕不过微信。用户要先保存图片,在微信发给好友,好友则要保存图片打开抖音才能进入游戏。


对于抖音来讲,如果专门给小游戏辟出流量入口,意味着一大笔隐形成本。小游戏占据了用户时长和广告位,如果喂给小游戏的流量变现效率低,优先级自然会被降低。


而对于第三方开发者来说,在抖音买量要付出的是真金白银。同样花一份钱做推广,在微信平台的小游戏通过裂变,理论上可以带来无数新用户,而在抖音上只能带来一个新用户。


第三方超休闲游戏开发者,资金和规模上体量一般较小,加之小游戏生命周期较短,拉新效率低意味着开发者的利润率大幅被压低。


有专职从事小游戏开发的商家向字母榜表示,他们会优先向客户推荐在微信运营,效果会比抖音更好,而在广告投放上则可以考虑字节系的抖音、头条等渠道。因此就产生了文章开头在微信上线的小游戏,通过抖音买量的链条。


微信的另一个优势在于小游戏的长线运营能力。一位腾讯游戏前员工向字母榜表示,目前在微信上活跃度较高的是棋牌类这种耐玩的小游戏。这类游戏的生命周期较《跳一跳》这类内容较少的游戏更长,本身社交属性更强。


尤其在疫情期间,面对面的社交变难,在微信上和家人、朋友玩两把斗地主、麻将成为了不少人下班后和周末的常态。类似场景是抖音可望而不可及的。



抖音对小游戏的降权,也有生意上的考量。


《音跃球球》上线前后,字节开始发力游戏买量市场。据晚点LatePost报道,2019年,抖音收入有50%左右来自游戏广告。到2020年,字节系应用在游戏买量市场上已经与腾讯势均力敌。


而到了2021年,凭借算法和流量上的优势,字节在游戏买量上彻底超越了腾讯。据Dataeye数据,2021年游戏买量渠道top10中,字节系占据5席,top5中有四款产品来自字节,其中穿山甲联盟获得冠军。今年三月,穿山甲联盟投放素材数超93万,是第二名今日头条的近四倍。



游戏行业内卷使得买量成本攀升,玩家贡献的利润,有很大一块以广告费的形式流进了字节的腰包。大多数小游戏的变现方式是激励广告,其中绝大部分是其他厂商重度游戏的广告,而抖音正是游戏行业最大的广告商,没必要给第三方小游戏开发者过多让利。


虽然游戏广告为字节贡献了大量营收,但这种模式本身也存在弊端。广告收入的增长是以用户量和时长增长为前提的,换言之,抖音广告收入与其流量池大小成正比,存在一个肉眼可见的天花板。


抖音正在逐步接近这个天花板。据路透社今年一月份的报道,字节2021年营收约为580亿美金,同比增长70%,较2020年的111%降幅明显,这还是算上了在海外增长迅猛的TikTok的贡献。


由于这个天花板的存在,也就不难理解字节在游戏业务上的野望。抖音用户与游戏用户高度重叠,小游戏业务的增长不仅证明了抖音的流量对于游戏厂商的价值,更大的意义在于为字节重度游戏铺路。与休闲游戏相比,重度游戏更考验内容和运营,但其想象空间也更高。


不过,在重度游戏这一领域,字节的成绩一直不太如意,除了去年上线的《航海王热血航线》外,其他产品多是雷声大雨点小。2020年底的一场活动上,时任字节CEO的张一鸣坦言:“游戏业务并没有取得太大的突破,几款游戏的指标也不算表现得很好。”


字节跳动曾表示,游戏业务是字节跳动内部定下的长期业务方向之一。去年11月,新上任的CEO梁汝波对字节架构进行了调整,成立了六大板块,朝夕光年作为字节旗下游戏业务板块位列其中。


但随着国内游戏版号发放趋严,今年5月,字节被曝游戏发行业务线裁员80%。对此字节回应称“无大规模裁员,只是部分业务有所调整。”


纵然是在行业整体去肥增瘦、降本增效的大背景下,这则消息还是引起了市场的担忧。即便不是传闻的大规模裁员,调整本身也意味着业务面临一些问题。


游戏行业门槛本身较高,周期长投入大,这一领域还盘踞着腾讯这样的巨头,突围难度可想而知。同样在用户群体上与游戏用户高度契合的B站,游戏业务在近年也陷入了增长停滞,字节想要在这一市场上突围,还需要更多的耐心。


用户增长见顶,中重度游戏短时间内无法突破,字节增收的希望落在了仍在快速增长的TikTok上。随着商业化进程的加速,TikTok也开始抄抖音作业。


据路透社5月20日报道,TikTok正在将目光投向游戏领域,据称,TikTok 一直在越南进行相关测试。路透社同时引用消息人士透露的信息,称该公司希望在今年第三季度在整个东南亚更广泛地推出游戏功能,以实现收入和用户时长的增长。


截至2021年9月,TikTok全球月活突破10亿。另据咨研公司Insider Intelligence预测,TikTok的广告收入可能在2022年增加两倍,达到110亿美元(约合701亿元人民币)以上,超过其竞争对手Twitter与Snapchat两者之和。


游戏出海的背景下,TikTok已成为游戏厂商不可忽视的渠道。此时推出小游戏,或是想将抖音在国内验证过的这套模式,照搬到海外。没有了微信的阻击,TikTok小游戏是否能在海外市场大展拳脚,值得外界期待。


参考资料:

《是推特的两倍?机构:TikTok今年广告收入或逾110亿美元》观网财经

《消息称Tiktok正在测试游戏功能:用户可以和主播一起玩》IT之家

《裁员背后,字节跳不动的「游戏梦」》豹变

《2021移动游戏全年买量白皮书》Dataeye

《抖音上线的首款小程序,为什么是小游戏?》Tech星球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字母榜(ID:wujicaijing),作者:刘星志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支持一下

赞赏

0人已赞赏

大 家 都 在 看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