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2022-11-07 17:22
如何训练思考的冰山模型?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王智远(ID:Z201440),作者:王智远同学,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我们大量学习思维模型、工具方法应用到生活、工作中去,为什么最后还不能灵活处理各种基础问题?


就像前几天我发了一个朋友圈,“诸多鸡汤中你要问我哪句最实用,唯有跟各行各业有结果的人学习,同行最有分量”。下面就有朋友回复,“怎么才叫有结果呢”。


你也许会说,赚钱就是结果,许多人付出很大努力并没有赚到钱,却价值感爆棚,怎么解释;或者,一些人的确赶上了红利,赚到了钱,但现在公司处于骑虎难下的状态,每天焦虑,这又该怎么解释?


在搜索引擎上输入“长期主义”,会有近4000万条观点建议你不要陷入此陷阱;输入“短期主义”,会有4万条左右的内容,教你如何逃避、警惕短期满足,到底哪一方说得对呢?


从平面视角,大量信息都在告诉你“认识越深,决策概率越准”,但是,每个思考的背后都有着代价与责任。


有时,你的思考有可能被别人引导,这时该怎么办?比起有层次,我认为我们更应该学会如何看待“思考的本质”


1. 思考被欲望支配


谈起思考,就有点哲学意味,况且还加上了“本质”。大家基本把思考目的总结为“知行合一”,不管从理论中来,还是到实践中去,亦或反过来论证,都行得通。


但是,是什么在驱动思考?


用两个字总结,即“欲望”,最早从柏拉图开始就探索过人的灵魂和欲望的问题,后来近代行动哲学史崛起,对欲望研究更起到推动作用。


对这个问题的思考最具影响力的,应属美国著名哲学家戴维森和大卫·刘易斯。他们的观点简单来说,即欲望属于特殊心理,它像边喝饮料边了解一位固友近况一样简单。


罗素代表作《心的分析》、托马斯·内格尔(Thomas Nagel)著作《人的问题》中均花费大量篇幅,去探讨关于人的本能和欲望的问题。那么,为什么要把“欲望”和“思考”放在一起呢?


事实上,欲望是驱动一个人行动的内在因素。


例如,我在家写作时,会习惯倒杯茶。口渴时,我一想到要喝茶就会有种愉悦感,并且我发现,缺茶时的状态很不愉快。


整个过程都是由欲望驱动思考,思考后进行取舍,再进行决策,指导行动,两者有着密不可分的内在关联。戴维森和大卫·刘易斯曾提到一个关键概念叫做“系统的欲望理论”,他们用这个概念来解释过有关欲望的一切。


什么是系统化欲望理论?


简单讲,以行动为中心,把欲望拆成5个组成部分(含行动),我们要系统了解一个人的行为,就涉及到“行动哲学”(Philosophy of Action)


Donald Davidson说,想讲出行动意图,就必须处于某种特定目的(intention)下,那么,我们就是基于特性的理由(reason)在行动,因为它可以满足你某些想达到的目标(goal)


比如,一个行为A,它由某个本源理由(primary reason)所解释,而理由包括行动者对于“特定行为”基于“目标G”的正面态度,以及“信念”(instrumental belief )做出行为A可以达到目标G的过程。


如果这样比较抽象,换个表达:


老板看到公司业绩一路下滑,问你最近发生了什么?你说,市场趋势不好,加上竞品价格战严重,一直补贴,用户都跑了。


老板问你怎么办,你说,我需要一些预算并招聘几名投放人员,也能超过他们;尽管老板从整体视角出发,认为你的想法并不成熟,但依然会支持你。


为什么呢?原因很简单。


他的出发理由、思考动机对目标态度是正向的,即便知道结果偏差,但整体在掌控范围内,不足以做出太出格的动作。所以,思考是行为A到目标G的中间过程,是被欲望大小支配的尺度。


尽管市面上有大量理论解说该过程。比如,老板就想测试你,或等KPI完不成时把你换掉,但综合来看,欲望理论,仍是目前最适合基于“思考本身”被我们研究的。



这四个维度分别是:(1)基于愉悦的,(2)基于善良的,(3)基于注意力的,(4)基于整体性的


19世纪末奥地利精神学家西格蒙德-弗洛伊德,把原始欲望称为“生物欲望”;在他的大量研究中,有这样一段论述:


一个生物的欲望是P,相当于它愿意采取任何行动时,它的行动可能带来P;一个生物的欲望是P,当它愿意时,看上去是P、不愿意是就不是P;一个生物的欲望是P,当它愿意相信P是好的,会拿出任何理由相信P。


简单来说,生物的欲望P倾向是好的,就会想法设法往那个方向发展。我希望过程是快乐的,没有疼痛的。


如果我觉得P倾向变得不可控,我就会找到更多否决的理由,甚至通过信息证明,P是好的,这几者都为行动欲在服务。


想想上述老板的案例,是不是也这样。


换个场景,P就是一个我,我想喝杯咖啡,可能是一杯美式,我会去问别人要,在APP下单,找人给我买,自愿做任何我认为可以得到咖啡的事情。


即便,我没有做一些关于咖啡本身的行为,手里忙别的事情或睡着了,甚至要从公司回家一趟,但不妨碍我思考,如何对这件事采取行动。



所以,欲望是迫使一个人从引发思考到行动的心理状态。


因此,把欲望和去行动的心理状态区分开来是错误的,许多哲学家视之为消极状态,即所谓的“真正的欲望”并没有耗尽可能的动机状态(Davis 1986; Marks 1986)


另一些,则将欲望视为一种积极状态下的选择。


也就是,另一种欲望可能导致的另外状态,独立于当下欲望之前,在两种心理状态产生矛盾的时候,人们可能会做出取舍(e.g. McDowell 1978; Scanlon 1998)


是不是有点绕口,具体什么意思?


A这件事我没有去做,那可能,有另外一个更大的欲望B在迫使我,并且从内心战胜了我,当A想要的阈值被磨光,也就不在去思考它,但如果A战胜了B,那B就不存在。


这给我们什么启发?


我们可以说,欲望,是产生行动功能的心理状态,它像燃料,迫使着你去思考,当欲望值足够大且思考利弊得失后,你才会决定是否要行动。


2. 欲望的四个维度


单纯基于行动欲望理论,并无法区分正确、邪恶,怎么办?还有“愉悦、善、注意、整体性”四个不同维度。


从“愉悦”欲望理论出发,快乐似乎和欲望有着因果关系和表征关系(causal or representational relationship ),以往研究的认为,欲望满足或净增加,是快乐的标准原因,这有点像多巴胺理论。


如果观点正确,那么,欲望在本体论(关于存在的理论)上必须与快乐不同,因为我们常说,欲望本身不快乐,这该如何解释?


哲学家哲学家盖伦·斯特劳森探索人之存在的本质,给出基于快乐欲望辩护的两个理由:(1)对任何事物的欲望都需要意识支撑,快乐与不快乐,与欲望最密切的是个人意识(consciousness),即如何思考这件事的状态,(2)有些生命会缺乏行动能力或倾向性,总在大脑中闪现出自己得到某件事物(物品)的瞬间,难免会造成愉快和不愉快情绪出现,虽然有欲望的东西会使人高兴,但这些生命可能患有神经、身体损伤(Strawson 1994)


如同一个在车祸失去双腿的人,即便他再拥有想走路的心,也始终无法完成这件事;失去双手的人,用脚打理生活的一切,他们选择释怀,不想再去思考本身的问题带来的困扰。


也就是说,欲望让我们思考,追求某件事本身是快乐的,这当中能否真正带来愉悦,也要看软件条件(身体、机能)能否满足,如果不能满足,意识里又一直想要,你就不会快乐。


从“善”的欲望理论出发,最早古希腊哲学家认为,我们追求事物是出于对“善”的一种追求。毕竟对一个人来说,欲求P就是相信P是善良的。


这种善,是因为“我这么做,某个信念支撑我这样,并且它是对的”。


问题来了,如果是这样,为什么还有很多人,做伤天害理的事呢?后来大卫·刘易斯对此观点有所质疑并加以补充。


他认为作为信念,理性的人会被激励去实现一个命题P,只要他认为P是善的,并表明在一个相似的决策理论框架内造成的不一致的结果。


换言之,人的欲望都是对善的一种信仰,但可能因为经历了某些颠覆性的事,改变了一些固有的看法。


如同一个从来不动手的人打伤了人,那他的动机可能是对方把他逼到了无可奈何的地步;老实本分的人变得奸诈狡猾,也许是被身边的人欺负得无路可退。


一些哲学家曾表示,人的欲望是对善的感知,这种感知并非像对颜色温度那样,它是一种复杂、高层次的状态,但不等于信仰。这样看来,我们做一件事P,就会让P看起来是善的,往善的一面思考。


从“基于注意”的欲望理论出发,T.M.Scanlon将欲望与理性联系在一起 (Scanlon 1998)


对一个人来说,欲求P表示他有意愿持续关注,因为他想拥有P,或者为了避免出现非P的情况,那就会导致一种因素,即我们说的“你的注意力在哪里,你的收获就在哪里”。


但是,我们过度关注注意点,就会忽略掉许多看不到的影响因素,就像公司求增长,你不可能光看每日新增用户有多少而忽略掉老客留存、新用户转化数据。


那么,该怎么办呢?


哲学家认为欲望本质特征不是唯一性的,我们应该以一种综合视角去审视,“愉悦”“善”和“注意”理论,是构成“思考本身”的基础条件。


最终迫使一个人行动导向取决于“功利主义”和“价值主义”两种状态,这便是基于整体的。


所谓功利主义,即一种人性的内部状态,为了自己愉悦和利益出发;而价值主义,就是为了别人,我的付出都是为了你,两者状态并存,只是在不同场景下进行切换。


比如,很多人说,创业的目的是创造更多就业岗位,但创业本身是一场提高效率的游戏,交易成本缩短意味某些岗位消失。


所以,思考本身不是孤立存在的,它为特定的行动而服务,行动包括欲望支配、正面态度、善和注意的欲望理论视角,最深层次的取决于心智下的两种主义(功利、价值)


3. 思考的三层划分


美国著名心理学家麦克利兰于1973年提出著名的“冰山模型”,将个体的不同表现划分为表面的“冰山以上部分”和深藏的“冰山以下部分”。


网络上,你只需要输入名字就可以看到大量图片,这些有关图案的描述并非真正的冰山模型,它们大概有三个共同错误点:(1)要素错误,(2)层级有误,(3)逻辑顺序有误


真正冰山模型分为知识(Knowledge)、技能(Skill)、社会角色(SocialRoles)、自我概念(Self-Concept)、特质(Traits)、动机(Motives)6个维度。


单独看此模型没什么问题,如果把它放在“思考本身”当中,就明显有些不太合乎逻辑,为什么呢?


比如,你本来心智模式是善良的,在工作中觉得该方面不应该这样,但有时,为什么却不敢提出建议呢?因为这背后会阻挡别人的利益,你可能要面临背锅风险。


所以,不能用冰山模型单项指标看整体,若从“思考本身”出发,我把它分为表面事件、行为模型、心智模式三个层级。


什么是表面事件?


冰山浮在水面的部分,我们可以观察、感知、经历的各项事件,读过的书,聊天购物,开会时每个人的状态,公司的各项明面规定,都是事件。


就像人们在新闻中通常看到的,属于被报道出来的故事,你每天做事没心思、不想社交等显性现象,都是冰山上很小的一面。


要潜入海平面以下,才能知道“这个人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再往下,最近几个月发生了什么,甚至他的童年和别人有何不同,这些差异都能找到。


什么是行为模式?


模式是从现象当中总结出来的规律,是对数据(事件的记录,特定场景下表现出来的规律。


太阳的升起落下、一个人每天上下班接对象回家、员工在公司不敢说真话,都是一种模式。


本质上,行为上利他,会带来结果上利己,行为模式和“利害关系”存在相互作用;但是,多半人在付出上风格有所差异,付出和获取的方法难免不同。


例如,老板格局欲望大,想通过多人的力量,换取更多风险投资;你在销售领域经常为客户考虑,是因他为你带来业绩,这些均是从外部视角向内求的方式。


还有一种属于人之天性范畴,出现危险状况时,人会优先考虑自己,然后决定是否帮助对方。公司大规模裁员时,多半人不会做英雄主义者,站出来为大家正名。显然,站在“思考本身”看行为模式,当中涉及自我(Self-Concept)和社会角色转化(SocialRoles),它不过让我们把多个事件放在一起看,评估损失利弊博弈后,为某个欲望服务。



什么是心智模式?


该名词由苏格兰心理学家Kenneth Craik 在1940 年代创造出来。


如果按照定义看,它是一个试图对某事做出合理解释的个人,会发展可行方法的假设。在有限的知识领域和有限的信息处理上,产生合理的解释。


我个人认为,心智模式在心中根深蒂固,例如,人对某件事如何采取行动的假设、成见、甚至对周围信息,事件的认识。这些我们不易觉察,但如果不够稳固,它时刻会受到别人影响。


换句话说,它也是一种思维定式,即,我们看待事物的方法和习惯,当心智模式和认识事物发展的情况相符时,就会知行合一;反之,则会犹豫不决。


能发现“欲望”和“冰山模型”的关系吗?


欲望属于冰山横向部分,在表面事件范围内驱动,事件按照什么方向做,做到什么程度,都会受到一定框架影响。


在此框架内,你可能会基于自我角色、社会角色,损失利弊,功利主义还是价值主义,进行综合思考后,然后决定是否行动;一切内核是“心智”在判断,它对事物发展进行预测。


好比开场说述的“想要有结果的人学习”,如果一个人的欲望P,相信产生价值才能赚钱,那么,它笃定就要以“价值为中心”做任何事,从各种日常表现到行动,都会以价值为导向,并很坚定。


如果一个老板欲望P相信“赚钱”就要聚焦“赚钱”,那么,在公司要求员工时,就会以业绩为中心;假设开会时,你的方案不能带来业绩,它就会质疑你。


因此,稳固心智是支撑的一个人的欲望和行动的基石。


假设欲望P足够强烈,你相信P能为你带来结果,就会想法设法让行动跟上,你不相信它,它反而会让你“犹豫不决”。


一言撇之,即心理与现实不同。


有些人之所以在两侧摇摆不定,一方面是因为他们时常被外界信息造成的表层、行动层现象两种动机所迷惑;另一方面,他们的心智又对想做的事无法笃定,当有目标时,自然无力适从。


4. 从三个方面训练


思考结果是为“知行合一”服务。


无论在任何事件里,都应该让思考配上行动、验证,如果不能,就是“瞎琢磨”。那么如何让自己不轻易被外界信息带来的表面层、行动层,所迷惑呢?


(1)培养强烈的正向欲望


准确而言,对欲望的追求分为唯物(Materialism)和唯心(Spiritual)两种。


理解前者并不复杂,即对某个可视化物品的追求,如,你想买某套护肤品、包包就要快速得到它,但避开却很难。


消费陷阱是近几年被频繁提到的关键词,从恐惧消费、到能力消费、借贷消费、攀比制、循环制、精神消费、耐用变一次性、游戏化等等,可谓无孔不入。


假设详细罗列,可以找出不下200个关键词,而这些均是商家的手段,我们该如何避开呢?


想要买件价格高的商品,首先,我会考虑“是否可有可无”;其次,考虑实用性;再者,当下不会立刻决策,放在购物车24小时后再打开审视,如果第二天不那么想要,基本就放弃。


后者最重要,唯心(Spiritual)并非要求你选择算了吧、释怀,对情感观念呈现出一种解脱。恰巧我更愿意挖掘本源,正视本源,改变固有认识。


比如我不快乐的时候,就要思考到底是什么让我不快乐?对工作很排斥,具体因为项目报告这件事难,还是因为领导的处事风格?刨根问底时,答案也就自然呈现。


英国哲学家乔治·贝克莱(George Berkeley)的一句“存在即感知”,可以间接性地帮我们找到诸多答案。很多人常常选择回避,这不仅无法有效解决问题,反而会让你养成逃避型人格。


(2)提高信息甄别的能力


按照广义,可以把信息分成事实、观点两个维度。


观点是基于事实的推论或看法,就像我践行长期主义,对方追求短期主义,你不能因为两者对话,就改变自我想法。


事实来源于现实世界,是思考的素材,不能作为思考内容,是观点的脚手架,不是观点本身。


各种讨论中,不但要看到观点,还要看到事实,很多人只吸收观点不看现实,很容易陷入误区。


当别人说的在理时,我们很容易把对方观点当做自己的观点,把书上的内容当成真理或规律本身,不加思索地全盘接受所有内容,这会对你的心智产生巨大影响。


我在严选信息时,有四个常用标准:a.找到信息源,b.发表机构、c.事实比较、d.大量阅读


官方媒体报道大概率不会有偏差,权威网站发布的知识基本存在佐证,即便是作者本身经验观点,也需要严谨逻辑支撑,大量阅读。这可以让你对某件事持有的态度不至于患得患失。



(3)提高提前验尸的速度


这个词可能听着有点古怪,简单讲,就是决策前不要假设自己很理性,也不要假设自己做完就会成功,要想着该决策后就算一败涂地,也是正常现象。


通用汽车前总裁阿尔弗雷德·斯隆(Alfred P. Sloan)的一句话,我一直记录在行动手册中:


面对重要人事问题,我从来不第一时间做决定,我会尽可能慢的速度,先做一个初步判断,然后把这个问题抛一边,等过几天,几周,再拿出来重新考虑。


换言之,判断时间慢一点,不要太快下结论,决策之前缓一点,不要太快做决定;这样,大方向定后,小偏差才可以调整,毕竟每个人,都不可能掌握绝对的全部视角。


例如,现在我们要实施新的计划,一年后如果一败涂地,原因有哪些呢?把它罗列出来,段永平回顾自己的创业路程时,曾提到过四个字,即“不为清单”(Stop doing list)


什么是不为?关于不做什么的清单。不做什么,就是让事情回到本身,做你能落实的东西,做自己认为有结果的东西,这样你的正向欲望自然坚定。


总之,正向欲望、信息甄别能力、提高提前验尸速度,这三者是面对表面事件和执行层干扰最大的杀伤武器。


当你夯实它们时,内心产生某个欲望P,还会因为外界影响而犹豫不决吗?我想,大概率不会。


总之,欲望,驱动思考;思考,改变欲望。


Adam Grant(亚当·格兰特)曾经担任谷歌等多个知名公司顾问,作为1981年的标准80后,他最近几年特别火,去年推特上说过一句话,我一直记忆犹新。


他说:学习最鲜明的特征之一就是重新思考你的假设,并修正你的观点。


后来,我把这句话修编后放在了备忘录中,即:如果想法是正向的,就应该基于它添砖加瓦,提高信息和执行的迭代速度。


参考文献:

[1]《欲望的三张脸》,施罗德,T.,2004年,纽约:牛津大学出版社

[2]“定义欲望”,J.Marks(编辑)《欲望的方式》,芝加哥:先例,Stampe,D.,1986年

[3]“价值的倾向理论”,《亚里士多德学会学报》,补充卷,––,1989年

[4]刘易斯,D.1988年“以欲望为信仰。” 323-32. 

[5]拉尔森出版社,1994年。“需求与欲望。”对话37, 1-10. 

[6]刘易斯,D.1988年“以欲望为信仰。” 323-32.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王智远(ID:Z201440),作者:王智远同学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支持一下

赞赏

0人已赞赏

大 家 都 在 看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