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2022-03-18 12:20
谁在状告花样年?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进深News(ID:leju-sydcsxh),作者:吕秀伦,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时代的一粒灰,落到个人的身上就是一座山。


去年秋天,潘军在海南的某论坛上预判说,如果明年(2022年)6月份政策环境没有改善,销售仍然这种延续颓势,60%的民企开发商或面临倒闭。


当天论坛晚宴上,潘军饶有兴致的献唱《再回首》,边唱边与坐下嘉宾握手共欢。一语成谶的是,仅半个月后,时代的一粒灰落到了花样年身上。去年10月4日,花样年一笔剩余未偿还本金额为2.06亿美元的2021年票据被爆逾期兑付,其流动危机正式浮出水面。


现在看来,当时潘军献唱时他的的心里或充满着五味杂陈。此后,危机爆发后,潘军便没休息过一天,他坦言,“工作的强度和压力,可能是我人生这几十年里最大的一个阶段。”


危机之下,自然少不了的官司缠身。乐居财经查阅获悉,目前花样年共涉及40起司法案件,案由包括同业拆借纠纷、财产保全、建设施工合同纠纷等。


虽然诉讼接连不断,但它并未躺平,从创始人曾宝宝“保交付”的承诺到潘军“置之死地于后生”的殷切期望,花样年仍在积极自救,背水一战。


一、卖子还债


流动性危机发生的第4天,曾宝宝发出封家书,强调“绝不躺平”。她说,“事情来了,不逃避;遇到问题,去解决。此为无惧。”


时间就是生命,花样年自救行动迅速展开,并在第一时间管理层成立了专项小组,试图以最大的努力走出困境。


出售资产,回笼资金,就是花样年自救的重要举措之一。去年12月,潘军曾说,“积极地去变现一些我们的小股东操盘的项目,来寻找到一定的增量的资金”。


现实也正是如此,危机爆发以来,花样年已陆续出售成都、南京、深圳、北京等城市的持有资产。


例如,去年10月,花样年全资子公司深圳市花样年地产集团,转让所持有深圳市奥启富投资发展的股权48.9796%予奥园(深圳)城市更新集团。紧接着次月,花样年退出北京密云区国祥府、国祥云著两项目,旭辉接盘。


甚至花样年不惜变卖旗下物业板块彩生活核心资产。2021年9月底,碧桂园服务拟以33亿元将收购彩生活核心资产邻里乐控股集团有限公司100%股权。一个月后,邻里乐正式易主。


与此同时,花样年也在积极与债权人沟通,进行谅解、展期事项。诸如,“19花样02”本金及利息展期议案、“20花样02”利息展期议案均已通过等,接连的债务展期公告,为花样年换得了一定喘息空间。


花样年的不躺平,债权人看到眼里,不仅纷纷开启“绿灯”,还送来了关怀。潘军曾说,“很多合作方、金融机构都提醒我们要保重身体。”


不过,500多亿元的债务压身,花样年很难做到取得每一个债权人的谅解。此时便有部分金融机构按捺不住,开启了“明哲保身”模式。


年初,一则立案信息显示,民生银行成都分行因金融借款合同纠纷将花样年及其旗下两家成都公司告上法庭;因同样案由,加入讨债行列的还有广东华兴银行广州分行。


除了银行,部分信托同样如此。在执行案件中,大业信托将花样年及其旗下3家子公司诉至法庭,最终被执行标金额约3.38亿元。


除了金融机构外,当初借钱的企业也选择了将“伞”收回。例如,去年11月底,百大集团发布公告称,投资的花样年杭州项目债务本息逾期,目前已提起诉讼。


原本以为是高收益的投资,现在却前景未卜。这笔1亿元的支出,几乎耗尽了百大集团半年的盈利。假若收不回来,那将是一笔不小的损失。


二、坦诚相待


除了与金融机构等债权人频繁沟通外,花样年还积极与供应商对接。《潘军谈花样年:置死地而后生》文章中4次提及供应商,足以见得重视程度。


他表示,要坦诚的去面对供应商等,去真诚的沟通出现的问题。除了坦诚认错外,就是表明态度,花样年积极的愿意去还债。


虽然花样年认错态度诚恳,但也有部分供应商不予理解,通过法律渠道,将“甲方”花样年诉至法庭。


例如,一则1月6日的立案信息显示,因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中国华西企业有限公司(下称“华西企业”)将花样年及其旗下两家成都公司告上法院,该案于3月下旬开庭。同日,同样案由,华西企业还将将花样年及旗下四川瀚锋置业告上法庭,该案件将在4月开庭。


3月初,中建三局也与花样年撕破了脸,将它以及旗下4家企业一并诉至法庭。


除此之外,浙江绅特物资也加入了讨债大军。因票据纠纷,浙江绅特物资将广州丰年供应链管理、深圳市康年科技、花样年告上法庭。股权穿透可知,广州丰年供应链由魏源红、孙建治下的深圳市正亦商贸和花样年各持股60%、40%。


与此同时,深圳市康年科技背后也是由深圳市正亦商贸、花样年各持股60%、40%。花样年并非两家企业大股东,缘何花样年会出现在被告之列?


企业变更记录上显示出了相关蛛丝马迹。乐居财经查询获悉,深圳前海花万里供应链此前由花样年100%持股;2020年7月,公司股权结构发生变更,深圳市正亦商贸从花样年手中接过60%股权,才变为现如今公司股东结构。深圳市康年科技亦是如此。


但追债并非全部针尖对麦芒,在案件出现转机,供应商还是在乎与花样年之间的关系,他们便会撤回诉讼申请。


比如,因申请支付令,深圳市泰景洲联合供应链将花样年及其它两家企业诉至法院。最终,去年年底的裁判文书显示,该供应链公司撤回了起诉申请。


三、“四保”目标


房企的暴雷往往会波及旗下项目,出现停工、工程进展缓慢等情况。其中,最容易受到连累的便是业主。


花样年自债务危机爆发以来,旗下项目也同样受到不少冲击。例如,有武汉花样年碧云天业主反映称,合同约定2021年12月30日交房。在距交房日期前半个月,开发商发出顺延通知书,将交付日期顺延至2022年4月30日前。


对于业主的诉求,花样年高层同样重视。在潘军看来,“毕竟业主付了钱买了我们的产品,我们应该去主动兑现自己的承诺……我们还是集中所有的资源,来保证我们对业主、对社会、对政府的承诺。我们要交付,而且要优质交付,这是花样年未来还能生存下去的根本。”


眼下,花样年正在积极开展保交楼工作,并提出“保员工、保民生、保交付、保稳定”新发展目标。潘军为了落实“四保”,特意将重任交给了经验丰富的执行总裁朱国刚。


危机爆发后,花样年昆明、桂林、青岛等地实现了集中交房。截止2月底,花样年全国所有项目中七成项目已复工,剩余三成项目因疫情和天气影响,将在3月陆续复工。


除了业主个体外,花样年也主动“刀刃内向”调整架构,将地产业务集团与花样年集团总部组织架构合并。


对此,花样年集团副总裁、人力资源部总经理程建丽说,健身之前要先减脂瘦身。过去我们有些编制配置跟常规配置标准有差距,组织总体来说比较臃肿,因此公司在(2021年)7月份启动了“瘦身计划”,重新梳理了编制配置原则,回归常规原理,给组织减脂去臃肿、再练肌肉。


自2021年下半年行业急剧转冷后,碧桂园、万科、华润、保利、绿城、世茂、新城、旭辉、中南等房企,均有实施组织架构调整,包括事业部整合、区域公司合并、撤销部分区域公司等,其本质均为战略框架的收缩、精简,裁员亦不可避免。


对于暴雷房企而言,“活下去”是第一要务,只有精简人员,压缩成本,才能保证企业有剩余闲钱把债务窟窿堵上,保证交付等。


值得注意的是,花样年危机以后,有很多离开的员工再次回归公司。潘军说,“也有很多在别的单位甚至有些已经退休的花花还请我吃饭,安慰我,看有什么需要支持,甚至愿意提供更多的资源,给我很多好的建议。”


如此强大凝聚力的花样年,这在其它暴雷房企中很难看到。正如曾宝宝所言,“花样年是野草,寒冬过后,春风吹又生。”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进深News(ID:leju-sydcsxh),作者:吕秀伦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频道:

支持一下

赞赏

0人已赞赏

大 家 都 在 看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