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从思考到创造
打开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2024-01-10 09:28
上海的街道办,真的都好厉害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真叫卢俊 (ID:zhenjiaolujun0426),首发于2023年2月,作者:巧克丽丽,题图来自:视觉中国(杨浦区228街坊)

文章摘要
本文介绍了上海的街道办的一些惊人且厉害的事情,包括街道下面的社区服务中心、长者食堂、城市微更新等。街道办在解决老龄化、老旧小区等城市问题上起到了重要作用。

• 💪 上海街道办开设了一系列多功能的社区场所,如星巴克和娱乐综合体,为居民提供便利的服务。

• 🍽️ 上海街道办推出了半公益性质的长者食堂,为老年人提供优惠的饭菜,并提供送餐服务。

• 🌱 上海街道办在城市微更新方面做出了许多改造,包括绿化、运动场地、街角公园等,提升了居民的生活质量。

可能因为我来自小县城的关系,我是来到上海以后才知道原来有街道办这样的存在。前同事的失业金,还有闺蜜们的生育津贴,这些家长里短都离不开这个部门。


如果不是因为这样一些琐事,日常真的没太注意这样一个地方。


就算我们写过徐汇天平路街道办事处:



就算我们写过长宁超级厉害的长者食堂:



就算我们在新泾六村这样的老旧改造小区走了一圈又一圈:



都没有想到原来这些场景的背后都有这么一个神奇组织:街道办。


所以呢,如果将目光聚焦到这个“不起眼”组织上,它到底在上海是一种怎样的存在?



第一次让我惊讶到说不出话来的、来自街道办之手的存在,是乔不丝从徐汇踩盘带回来的照片:



如果我不跟你说,你能想到这是街道下面的一个社区服务中心么?


砖红色墙体搭配中欧建筑那个尖尖,这里更像是一个办事单位,或者一个安静的历史建筑。但这里偏偏开了家星巴克,旁边这个小两层更有会客厅、小图书馆、音乐教室等等的娱乐综合体。


小资是真的小资,我甚至看到了60年代歌星邓丽君的影像:



实用也是真的实用,一楼开了这种半公益性质的食堂:



所谓半公益就是附近老年居民过来就餐的时候有优待,而其实被优待的是所有来这里用餐的周边居民和过去打卡的像乔不丝这样的游客。


二楼的二胡声、门口车水马龙的乌鲁木齐南路、年轻人手捧咖啡匆忙而过、老人在餐厅吃完还要再带一份回家晚上吃……这些画面跟声音很难想象这里居然是我们经常在小区附近看到的社区服务中心,也更想不到这背后的那个所谓不起眼的组织:天平路街道办事处。


类似这样的“地盘”上海还有很多,天平路街道社区透露过一个数字,光徐汇区邻里汇就有18个,其他区不知道各位听过没,像华泾邻里中心、合生邻里中心……


他们做的事情也是真的有勇气。像天平路街道,他们将原先的体育局搬出来,然后进行修复,与此同时在大胆探索这里面可以装些什么东西,可以是咖啡馆+会客厅,也可以是图书馆+餐厅。


“探索”大概是我对上海这些街道办最大的印象。


除了这种颜值高的邻里汇,我还见过比较多的街道办做法是,将食堂空间拎出来,专门打造了一个长者食堂。


这是我同事Moon跟我们介绍的她家附近一个叫仙霞社区食堂的地方,外表平平无奇甚至还有点土:



但里面小菜就有点惊艳了,不是那种真食堂的量贩式,而是这种小锅炒出来精致菜肴:



到饭点的时候,周围小区的老年人就开始进入食堂用餐,就算吃完饭也可以在食堂聊聊天或者独自坐一会


而且看到没,所有椅子都有靠背,而且还自带软垫,不担心客人久坐不走,而且软垫也对老人家腰腿极度友好。



这些老年人用餐都有优惠,基本可以用家里买菜做饭的价格吃到放心可口的饭菜。


这些细节背后都有一个努力的身影:还是那个街道办。


这类长者食堂一般都是半公益餐厅,由街道下面的社区来负责经营。它们基本都对老年人优惠,有的甚至提供送餐服务,同时它们也对外运营兼顾商业运营,不过就没优惠了。


而这样的长者食堂它们分布在上海大大小小街道,华阳社区食堂、金海街道长者食堂、还有已经用上机械臂炒菜的虹桥社区AI食堂……


这类的功能空间你留心看,在上海实在太多。


还有那种伪装成“会所”的街道办,外面写着北新泾街道办:



但其实里面功能空间实在让人大开眼界,共享厨房、书吧、智能健身房都分布在这里的各个楼层,楼顶还有一个类似空中花园的休闲去处。



我在里面甚至还找到一家诊所,是北新泾街道卫生服务中心的人员进驻这里的医疗人员,老年人不出小区,就可以做简单的问诊、理疗。



就算在里面转上一天,我也想不到这里居然还是那个街道。


高颜值的邻里汇、极其实用的长者食堂、还有伪装成会所的街道办,这些城市空间,有的独自呈现、有的两两分别组合,改变的是硬件内容,不变的都是背后这个叫街道的神奇组织。



而且不光这些街角、社区小空间的改造,一些城市大动作也有它。


各位如果留心看你上下班经过的一些街角,或者十字路口边上的那种夹角,就这些狭小空间,不能建楼,也无法做大型城市基建的地方,经常会被荒在那,顶多用一个蓝铁皮拦着。


但是这几年,同样的狭小空间重新做了绿化,同时见缝插针地往里面嵌运动跑道、公园步道、停车位等等。


这背后最后来牵头落地的那个人,还是街道办。


还有那种很普通的逼仄街道,某天会突然出现这种好看又设计感十足的街角运动场(上海长宁区长宁支路279弄小区)



还有很多无法定性却足够温暖的城市空间改造,像新华路街道699号老年人社区,就是街道牵手开发商做的改造;还有愚园路街道的停车位置……所有这些社区花园、睦邻微空间、口袋公园、社区运动场、菜市场改造,背后主导方依然是我们的街道。


而且不光这些城市微更新,类似曹杨新村这种原拆原建,还有彭浦一村这种拆除重建,资金来自静安区政府、手续流程都是区国资委旗下的北方集团;但具体到拆迁意见征集、补偿面积这种极为敏感难搞的问题,最后落地的时候背后都站着街道。


就拿原拆原建户型来说,彭浦新村旧改办负责人跟我同事介绍过彭浦一村原拆原建过程中的户型设计,为了保证基本户型不变的情况下,保证每家每户增加面积的公平,最后彭浦一村一共做了282个户型



这还仅是户型,还有搬迁意愿、增加面积、所在楼层……这些看起来可以统一画齐的操作,其实都要街道办的人跟住户一一沟通。


我记得一年前我在彭浦三村遇到过一位负责原拆原建的街道办工作人员,表达能力真的不要太强。他开玩笑说这都是他这几年在跟拆迁居民沟通中反反复复练出来的。


所以这类原拆原建的城市大动作,背后都是巨大且艰难到难以想象的街道工作。


哦还有那些遇到那种城市应急事件时候,比如那种台风天,小区底商那些广告牌、城市下水道树叶清扫;远的不说,还有疫情期间争相鼓励大家打疫苗而卷起来的街道办……


现在细想起来真的蛮神奇的,因为这些上海的城市动作最后都落到那个叫街道办的地方。辛苦是真辛苦,厉害也是真的厉害。


你说这些街道办是不是蛮让人没想到?



为什么街道办可以做到这些?


首先,街道办在上海真的是毛细血管式的存在。


©上海民政


全市16个区,107个街道,4849个居委会,街道几乎是上海最小行政单位,也是最能渗透城市生活细枝末节的管理单位,没有谁可以比它们离社区生活更近。


无疑它们也是有一定经济能力的,就拿城市更新改造来说,每年各个区街道都有必须花出去的经费指标,尤其是徐汇、静安、长宁。


经济能力的背后,街道也似乎更有自主权。比如城市功能空间内容的选择,以及和开发商合作的选择等,像新华路街道选择的万科。


不过更为重要的根本原因可能是城市有需求。伴随上海的城市发展,上海比别的城市更先面对老龄化、老旧小区的问题。


而在一线面对问题的街道,自然也首先需要面对这些,也自然会给出自己对空间的各种探索作为回答。


所以你会看到上海一直有针对老龄化的适老化改造:



也有这种针对老年人简单医疗的卫生服务站进驻社区,以及针对老人的长者食堂。


这些都在城市端分解面临的各种问题,也都必然会出现在街道这边的神经末端。


还有针对老旧小区进行的城市旧改,街道办依然承担重要角色;不仅帮助改造老旧小区,连带道路、社区街角的公共空间背后都有街道办。



所以你能想象么,在上海,那个平时看上去并不高大上的街道,却做了如此之多又厉害的事。


在我们梳理的这些大大小小的城市场景里面,街道办扮演的角色,或主导、或辅助;我们在惊叹这些空间很新、很有创意的同时,可能都忽略了那个背后不太起眼的组织角色。


上海的街道办,能量真的超乎想象。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真叫卢俊 (ID:zhenjiaolujun0426),作者:巧克丽丽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支持一下

赞赏

0人已赞赏

大 家 都 在 看